首页 分類 其它 重生之將門毒后

第63章 第63章

重生之將門毒后 千山茶客 2317 2021-02-21 17:56

  

   重生之將門毒后第63章 第63章

   寂靜無聲中,草果子的模樣活像個天大的諷刺,映著蔡霖劃花的臉,恐懼的眼淚,映著沈妙頷首以立,姿態淡然。

   她收回弓,彎腰拾起地上的草果子,瞧了一眼蔡霖,忽而笑盈盈道:“你輸了。”

   她本來就長得有些嫩氣,今日從頭至尾都顯得過分沉靜,卻讓人忽略了她的年齡。如今盈盈淺笑,忽而就有幾分天真起來。眾人細細打量,卻覺得原先的愚鈍并非愚鈍,這小姑娘竟然長得明眸鋯齒,頗有幾分雍容的華麗。

   蔡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臉上還有方才劃傷未擦干凈的血跡,而眼淚撲簌簌的掉下來,將血跡暈開,整張臉花一塊紅一塊,狼狽的狠。而他此刻也顧不上什么面子了,只是看著沈妙,眼神充滿了恐懼。

   沈妙挑眉,似乎終于知道害怕了,怕了就好,殺雞儆猴,日后身邊這些蛇蟲鼠蟻,總歸要安分些。

   下人們忙把嚇得軟了腿的蔡霖扶下臺去。而那負責校驗的校驗官走到沈妙身邊,結果被箭矢穿的滿滿當當的草果子,驚訝的問:“沈姑娘從前也曾習過步射?”

   不僅要準頭好,拉弓手上力氣也不能松。沈妙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拉的如此嫻熟,更何況最后一支箭大家可看的清楚,蔡霖嚇得軟倒下去,而沈妙在蔡霖動彈的情況下還能射中草果子,那不是不令人驚訝的。

   習過?沈妙微微側頭,陷入沉思。

   那是她去秦國當人質的第一年,秦國皇室無論是公主還是皇子都喜愛欺辱她,看著她這個皇后受辱似乎是一件極有趣的事,偏偏她還不能發火,因為那時候秦國正在借兵給明齊。

   那些公主皇子發明了一種新玩法,便是如今日校驗場上蔡霖立下的這樣規矩。換著人來頂草果子。那些秦國皇室在她頂著靶子的時候,故意射亂她的頭發,射爛她的衣裳,甚至“偶爾”不小心射傷她的手臂脖子之類的。而她只能咬牙忍受。

   那時候,每夜每夜,她都在自己屋里,小心翼翼的豎一個靶子,勤奮的練習,她將那些靶子當做傷害過她的人,練得認真,射的努力,終于也能百發百中。

   可到了白日,輪到她射箭的時候,她仍舊會故意射偏,或是無力拉開弓。沒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她必須活著回到明齊,才能見到婉瑜和傅明。

   那樣讓人吃力的活法就這么持續了整整一年。今日蔡霖再提起,突然就讓她回到了那些屈辱的日子,今生她沒有任何把柄在別人手上,自然是想殺就殺,想射就射。要不被束縛的生活,誰惹了她,她就狠狠地還回去。蔡家敢拿沈信說話,就讓他們怕的自己閉上嘴!

   這才是她應該做的。

   她微微一笑:“曾見過兄長在院中勤練,見得多了,依葫蘆畫瓢,倒沒料到今日歪打正著。”

   直把臺下的蔡家夫婦氣了個人仰馬翻。自己兒子曾是步射一甲,今日非但一個也沒射中,還當眾出了丑。沈妙說不過是依葫蘆畫瓢的第一次拉弓,就射中了草果子,這叫什么糊涂事?

   “啪、啪、啪。”清脆的鼓掌聲響了起來,眾人回頭,恰見著豫親王拍手:“果真不錯。”

   沈妙瞥了他一眼,卻未做聲。

   校驗官朗聲道:“步射一門,還有別人可要挑戰的?”

   這一局自然是沈妙勝了,別的人自然也能上來跳幀沈妙。若是無人挑戰,沈妙便是當之無愧的一甲。

   聽聞這句話,沈玥的臉色一下子難看了起來。第一次校驗中,她被沈妙完全蓋過了風頭。她遠遠的瞧著與周王靜王說著什么的傅修宜,緊緊的握著手又松開。心中將那沒出息的蔡霖罵了個狗血淋頭。

   可是下一刻,便聽得場上有人叫:“我想挑戰沈妙!”

   男眷席上,站起了一位少年。這人也不過十六七歲的模樣,生的也算不錯,可惜一雙眼睛流露出掩飾不了的世故和精明,即使語氣謙和,都有種惺惺作態之感。

   只看了一眼,沈妙就知道這人是誰了。她心中有些好笑,這正是臨安候謝家的庶子,謝景行的庶弟,二少爺謝長武。

   此人別的本事沒有,卻是極為圓滑,在官場上最會惺惺作態,拍馬屁拍的爐火純青。后來謝家整個垮臺,這一雙庶子和方氏憑借著新皇對謝家的撫恤過的十分滋潤,謝長武和他的弟弟謝長朝甚至進了朝堂為官。她當時十分不喜歡這兩兄弟,因為謝家庶子兩兄弟是站在楣夫人一邊的,與傅盛交好,甚至經常幫著傅盛打壓傅明。

   沈妙之所以提醒謝景行找個機會鏟除自己的庶弟,也是在為上一世的事情耿耿于懷。這兩人不可留,留著就是仇。

   如今她的仇還未報到這里來,這人倒先主動送上門了。不過是為了什么?她看了一眼蔡老爺的位置,蔡老爺沉著一張臉,謝長朝似乎寬慰他。

   對了,最近謝家兩兄弟不是準備在朝奉郎蔡大人手下謀個差事,是以一直在主動與蔡霖交好。可惜蔡霖想結交的一直是謝景行,對兩兄弟并不理睬,可如今不就正是一個好機會?

   要知道上輩子今年年底,也就是她逼嫁傅修宜成功的時候,謝長武和謝長朝都是入了蔡大人手下。然后……。兩年之后,蔡家就被卷入貪墨案,抄家滅族了。

   有許多事情在改變了,但又有許多事情未曾改變。似乎經過變了,結局還未變。

   謝家兩兄弟想用這個法子來討好蔡家,卻要讓她來掃臉面?

   沈妙正要回答,卻見斜刺里突然出現一個聲音。

   那聲音懶洋洋的,帶著說不出的譏嘲,道:“平日在家不跟哥哥練,現在反而來與小丫頭挑戰?謝長武,你越活越回去了。”

   謝景行出現在臺上,他抱著胸似笑非笑的看著臺下驀然呆住的兩位庶弟,笑了一下:“我來挑戰你們兩位如何?也讓我管教一下弟弟,別學孬種,和女人打架丟人現眼都到外頭來了。”

   他又看了一眼沈妙,道:“你下去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