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仙俠 洪荒之青蛇成道

第556章花帽金箍

洪荒之青蛇成道 饑魚 2356 2021-01-09 01:12

  

   洪荒之青蛇成道第556章花帽金箍

  唐僧嘆息,心中也是無可奈何。他只得一個人慢慢起身,收拾起被那龍獸吹亂的行李。

  他脫下光鮮的袈裟放下莊重的錫杖,仍舊是一個普通的僧人。

  沒有抱怨,沒有懈怠。

  撿起通關文碟,這是大唐國主親自授予他的,是一國所托。

  拾起暗黃色的嶄新僧袍,這是他寺廟里所有僧人祈福過的僧衣,是一廟所托。

  小心的收起觀音所贈的袈裟錫杖,這是菩薩所贈,是神佛所托。

  為了諸位所托,他不會停下西行路。

  哪怕徒步而行,力竭而死,他也會面朝西方,死在西行路上,圓寂于去往佛祖之路。

  唐僧吃力的抬起包袱,瘦弱的肩膀托起百斤重物,步履蹣跚,面頰通紅,額頭生汗,身形遙遙欲墜。此時此刻的他,沒有一絲高僧大師的樣子,更像是一個初行世間的苦行僧。

  世上的神佛,并不都是功德加冕,祥云千里,瑞彩萬千,在唐僧心里,佛法也并不僅僅只是參禪以心向佛,修佛有很多種,他只是走自己認為最接近佛之真諦的道路。

  普陀山中,觀世音心有所感,起身飛往鷹愁澗,這是唐僧該有的一劫,西行之路的劫無人可以全知,不知有何劫起,亦不知劫起何時,劫如何可渡。這是天道的意志,對西行人的考驗,亦是對佛門的考驗。

  佛門欠下天道無量功德,雖然因有超凡之劫,天道破例允許佛門以一場西行傳道功德償還無量功德,但天道要的是一場真正的西行,而非諸多大能演戲的一場劫!

  觀音至鷹愁澗,便降下云頭,化作一婦人,手持一筐籃,走向唐僧。凡非西行之人,或非西行劫中仙神皆不得靠近唐僧。因為唐僧這一具凡軀上承載了太多的因果,便是仙佛都沾染不得。

  老婦人走到唐僧面前時,他已經累的坐在地上喘著粗氣,面色從紅變白,渾身虛汗。

  老婦人驚訝道:“這位小師傅怎這般狼狽?”

  唐僧一見是位面慈容詳的老婦人,忙費力的起身,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貧僧讓老母看笑話了。”

  老婦人擺手笑說:“看什么笑話,小師傅獨自一人苦行荒野,好生辛苦。這野外也沒什么人家的,便是齋飯都成問題。

  我這里有些吃食,便給我那苦命過世的孩兒所備剩下的,師傅若不嫌棄便用了吧。”

  唐僧忙擺手道:“這如何使得?多謝老母好意。只是貧僧如何。。。”

  “你這話便是嫌棄老身的東西了?”

  “沒有沒有,貧僧不敢。”

  老婦人又道:“那便吃了吧。左右不過是些飯菜罷了。”

  唐僧感激謝過,吃了起來。

  老婦人又問了他些話,得知了他徒兒憤然離去,便伸手拿出了一頂花帽。。。

  另一邊獨自負氣出走的孫悟空停在了東海之上,他抬頭看向東方,那數十萬里之外是一座仙山福地,花果山。

  數百年未歸,本該心急迫切的回去。但此刻的他卻在猶豫。不僅僅只是近鄉情更怯,更是因為他不敢回去。

  他已深入大劫超脫不得,若是他回山了,恐怕已經遠離大劫的花果山將會再次入劫,他的猴子猴孫將會再次死傷無數。

  所以,孫悟空只是遠遠的望山看海思故鄉。

  正當他神游天外時,心中莫名一悸。孫悟空回首西看,遠隔天地兩方,他受過三昧真火練就的火眼金睛看穿了距離,看破了謀劃。

  心中本已經平息下的煩躁之意再次生出,心中生出一股怨恨之情。被人鎮壓五百年,枯寂歲月好不容易逃出來,如今又要受人壓制,憋屈如此,實在難忍!

  孫悟空雙目發紅,猛然起身一個筋斗便往來時去,欲要提棒而戰,為自由而戰,為尊嚴而戰,為生而為妖戰!

  修道千載,孫悟空不是一個走了大運的野猴那樣愚昧無知。他有著身為妖族大圣的自豪,有著身為一方妖王花果山之主的責任自覺。

  五行山下鎮壓五百年,是霍亂天庭的罪責,是他應有的懲罰,他自愿受之。

  但如今,他的自由竟然要交在一個凡人螻蟻的手中,哪怕他叫唐僧一句師傅,但也不能否認的是,凡人終究是道法之力上的螻蟻。

  若他真的戴上那頂花帽,受制于一個凡人手中,他修道何意?他又如何成道?如何得證逍遙自在?

  孫悟空隱忍五百年的兇厲在這一刻完全爆發而出,氣浪沖天而起,擴散四方天地而至千里遠,驚了無數仙人。

  他是一個大妖,而不是一個一心向善,問道紅塵的逍遙人,他的道路注定是由廝殺鋪就的。

  筋斗云極速前進,刺破空氣云海,猶如一顆白日流星直奔天際。

  這顆流行劃過天幕,消失在東海之上。不過也沒有出現在南瞻部洲,而是進入了一處未知的空間。

  孫悟空面色驚疑的看著眼前場景。一輪圓月懸掛九天,月華如瀑散落天地。

  他站在了高山之巔,仿佛只手可觸星辰銀月。山下是無邊大海波濤洶涌沖刷山巖。山風吹拂著他的毛發,猶如被人輕撫毛發,癢癢的很容易順毛讓他舒服。

  孫悟空一驚,這里,是花果山!

  不待他回過神來,山前巖石月下,出現了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白衣如雪,坐天地之間而出世外。

  迎風一笑,觀世間萬物而入道中。

  孫悟空心中的憤怒暴躁之意都隨之消散,他屈膝拜下道:“孫悟空見過前輩,前輩之恩孫悟空感激不盡。”

  眼前的身影,不是他人,正是千年前月下為他筑道奠心的青落!

  青落笑之,:“起來吧。”

  孫悟空恭敬起身,心中明白把自己瞬間拉入這一方天地的人恐怕就是這位前輩了,曾經愚昧時不知,如今已成大羅金仙后期,卻越覺得這位前輩深不可測。

  青落問道:“你可是要去尋那西行人的晦氣?”

  孫悟空收起金箍棒,道:“正是如此。非那西方佛門竟然將我自由交于一個螻蟻凡人之身,俺實在是忍受不得!”

  請:m.lvsetxt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