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都市 重生之完美未來

求助

重生之完美未來 趙家浮生 2622 2020-09-15 23:24

  

   重生之完美未來求助

   其實趙浮生也想過,如果范寶寶的脾氣改一下,畢業之后紅不起來,安心回家嫁給自己,不說臟話不發神經,靦腆平靜的活著,那樣自己會不會喜歡她?

   答案連趙浮生自己都不知道,因為他不敢想象,那樣的范寶寶,還是自己所認識的那個范寶寶么。

   “行了,我上樓啦。”眼看著到宿舍了,范寶寶停下腳步,對趙浮生說道。

   趙浮生點點頭:“上去吧,我明天還有事,就不過來找你了。”

   “我知道,你辦完事回去的時候,我送你。”范寶寶歪著頭想了想,輕聲說。

   趙浮生一笑,擺擺手,目送著范寶寶上樓。

   轉身朝著學校外面走去,沒走幾步,趙浮生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卻發現身后站著一個男生,個頭不高,看上去挺精神的,最關鍵的是,趙浮生認識。

   或者說,趙浮生認識他是誰,他不認識趙浮生。

   撇嘴笑了笑,趙浮生沒說話,轉身繼續朝前走。

   男生見狀一愣神,緊追了幾步:“你站住!”

   正準備離開的趙浮生停下腳步,聽到這一嗓子,轉過頭,看著對方走向自己,迷茫的看了看周圍,然后指了指自己,意思是,你對我說話?

   “就說你呢,站住!”男生快步來到趙浮生面前,指著趙浮生問:“我問你,你看什么看?”

   啊?

   趙浮生一聽這句話就樂了。

   在寧海乃至于整個東北三省,最常見的大概就是這句話了。

   “你瞅啥?”

   “瞅你咋地?”

   “你再瞅一個試試?”

   “我瞅了,咋地吧?”

   “噼里啪啦!”

   基本上,東北地區很多次打架的起因,大概就是因為人群當中多看了那么一眼兩眼的。

   只不過趙浮生沒想到,居然還有人挑釁到自己的頭上了,而且這人竟然還是鄧朝。

   沒錯,就是那個后來號稱逗逼之王的鄧朝,娶了娘娘的那位。

   這時候的鄧朝,應該和范寶寶一樣在讀大二,這家伙從小生長在一個重組家庭里,自尊心特別強,屬于那種渴望成功的年輕人。

   要是趙浮生沒記錯,他從明年開始,就要在一些電視劇里面出演角色了,貌似后來進了華宜娛樂,成為一線明星。

   印象最深的,好像是這貨大三的時候,玩了一出女扮男裝,自編自演了一個話劇叫做翠花上酸菜,也算是比較有想法的人了。

   而且趙浮生還知道,中戲九八屆的本科表演班,就出了他這么一個明星。

   “你是范寶寶什么人?”

   鄧朝的第一句話,就讓趙浮生笑了起來。

   鬧了半天,這也是個范寶寶的追求者啊。

   見他笑的特別開心,鄧朝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一把推向趙浮生肩膀:“你笑什么笑……”

   “噗通!”

   “哎呦!”

   前面那個聲音是鄧朝砸在地上發出的,后面則是鄧朝同學自己發出來的。

   就在他的手推向趙浮生一瞬間,趙浮生二話不說一記過肩摔就把他扔在地上。

   畢竟兩個人身高體重都差了太多,雖然趙浮生不如鄧朝帥氣,但他壯實啊,一米八十多的身高擺在那,體重的話,最近減了一些,也足足有一百六十多斤。

   再加上從小鍛煉身體,像鄧朝這樣的奶油小生,趙浮生一個能打三個。

   “你說你,走路怎么不小心一點呢。”趙浮生關心的看向鄧朝,一臉和煦,仿佛剛剛把人家摔在地上的,不是他一樣。

   鄧朝著實被嚇到了,這家伙是哪兒來的,自己的手剛搭上對方肩膀,還沒等怎么著呢,就覺得一下子飛了起來。

   再然后,就是摔在地上的疼痛。

   “我……”

   鄧朝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趙浮生卻笑了一下:“你別誤會,我呢,和范寶寶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她家和我家,就好像一家人似的,你懂么?”

   鄧朝一愣神,驚訝的問:“真的?”

   趙浮生聳聳肩:“你愛信不信,再說了,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么?”

   聽到這句話,鄧朝將信將疑,可隨即就發現,如果趙浮生說的是真話,那自己這一下過肩摔算是白挨了。

   很簡單,如果趙浮生真是范寶寶的發小,自己作為她的追求者,總不能和趙浮生打一架吧?且不說打不打得過的問題,如果真的打起來,范寶寶怎么看自己?

   如果是假的,這家伙和范寶寶真是男女朋友,自己要是個他打起來,估計在范寶寶心里,自己是徹底沒戲了。

   想到這,鄧朝臉上的表情,簡直就是欲哭無淚。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趙浮生笑了笑說道:“你這個人挺有意思的,我叫趙浮生,怎么稱呼?”

   “鄧朝。”

   “嗯,有沒有時間,一起喝一杯?”

   趙浮生對鄧朝發出了邀請。

   鄧朝有心拒絕,可一想如果自己拒絕了,要么是在情敵面前認栽,要么是拒絕了未來大舅哥的邀請,咬咬牙,點頭道:“走,擼串去。”

   趙浮生哈哈一笑,一馬當先走在前面。

   每一所大學附近,都有一條小吃街,這是不成文的規定,或者說,大學附近最多的地方,除了飯店就是旅店。

   鄧朝帶路,趙浮生和他來到一家燒烤店坐下來。

   “老板,來三十個肉串,一箱啤酒。”鄧朝豪氣的坐了下來,對老板大聲吩咐道。

   趙浮生一笑,搖搖頭道:“我不怎么喝酒,你自己喝?”

   “你真不喝?”鄧朝一愣神,完全沒想到趙浮生竟然會這么對自己說。

   趙浮生點點頭:“我是學廣告策劃的,喝酒誤事,所以我很少喝酒。”

   “那好,我自己喝。”鄧朝愣了一下,最后點點頭道:“那你少喝點吧。”

   雖然不愿意承認,但鄧朝得說,這個叫做趙浮生的家伙身上,有一種特別奇怪的魅力,他總是能夠牽著別人的鼻子走,然后還讓你心里面不會太反感他。

   更重要的是,面對著他的時候,鄧朝總有一種好像面對家里長輩的感覺,這人實在是太鎮定了,好像就沒有什么事情能夠讓他驚慌失措似的。

   烤串和啤酒很快就端上來了,趙浮生自己打開一瓶酒,給鄧朝又打開一瓶,笑著說道:“咱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走一個?”

   鄧朝一怔,之前趙浮生已經說過不喝酒的前提下,現在主動和他喝酒,著實讓他覺得受寵若驚,倍感有面子。

   殊不知,這只不過是某人為了拉近兩個人關系的一個小技巧而已。

   姜還是老的辣,再狡猾的狐貍,也逃不過好獵人的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