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歷史 盛唐劍圣

無言新書建造盛唐,求支持

盛唐劍圣 無言不信 2325 2020-09-15 20:03

  

   盛唐劍圣無言新書建造盛唐,求支持

   當夜裴旻想著明日之事,無心睡眠。

   他來到唐朝已有一年余,干了不少的事情,但真正影響天下大局的唯有遼東、遼西的收復,為此他還激動了好一陣子。如今想來卻不值一曬,明日他不再是影響,而是創造。親自參與先天政變,開創一個新的局面,那種感覺自是不一樣。

   雖說政變意味著血腥,但是比起現在這般政局混亂,早一日穩定,從而安心的發展軍事政治才是國家崛起的真正大道。不論是從當前還是長遠來看,都是勢在必行的。

   至于太平公主,裴旻心中有些小小的遺憾:憑良心說太平公主對他還是不錯的,只是他們彼此道路不同。太平公主重視內部的權謀爭斗,而裴旻卻不甚喜歡這種爾虞我詐,他覺得有那精力不如對付吐蕃,對付突厥,找更遠的大食國一教高下,這才是利國利民且長遠的計劃。

   太平公主的權謀手段確實出類拔萃,但她的目光終究僅限于此,相比之下李隆基就要比太平公主好上許多,尤其是開元年間他勵精圖治,不斷的以王忠嗣、高仙芝等人開疆拓土,令大唐威震四夷。若不是晚年昏庸,如同變了一個人一樣,將大唐推向深淵,李隆基的名字不說能跟李世民相提并論,卻也不會遜色多少。

   裴旻也無心去想二三十年后的事情,目前的唐朝正面臨著成魔成佛的困境,需要的是李隆基這樣目光長遠的英主而不是專于權謀內斗的太平公主。

   腦中胡思亂想,不知不覺已然睡去:朦朦朧朧間他做了一個夢,夢見他仗劍三尺,一步步的發展崛起,成為了天下揚名的邊帥劍圣,威震四夷,讓大唐再現繁華之世……然后,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裴旻醒來看著窗外昏昏沉沉的天氣,似乎老天爺也知道今日事不尋常,給整片天蒙上了一層灰色的面紗,透著蒼茫的氣息。

   來到膳堂,裴旻發現薛訥已經在堂中就坐,笑道:“太公不多睡會兒?”薛訥盡管身強體健,終究上了年紀,較為嗜睡,往常這個時候,他都在夢鄉中。

   薛訥笑道:“醒得早,懶得睡了。吃得已經準備好,今天第一次出勤點卯,可別誤了時辰。”

   裴旻應了一聲,不慌不忙的吃了早餐。期間薛訥并沒有說任何的話,只是在裴旻吃飽以后,說道:“孝,順於道,順天之經;循於倫,循地之義。人可以失去一切,唯獨不能失去一個孝。你以在長安闖出一片事業,是時候將你母親接來,以盡孝道。我等會親自派人去懷柔縣接你母親,一切放心。”

   裴旻感激的看了薛訥一眼:今日之事,若一切順利,確實可行。但天下之事,哪有事事順心如意的?李隆基的先天政變本就是給逼到了極處,險中求勝,冒著孤注一擲的決心干的事情。一但功虧一簣,死的不僅是自己,還會牽累家人。

   裴旻在這個時代無牽無掛,唯一有的只是家中母親。薛訥話中涵義已經明了,若是事成,朝局穩定,裴母可來長安一享清福。若是失敗,則裴母在他手中,他會另行安頓,不會讓她收到牽累。

   這唯一的后顧之憂消除,裴旻更是精神百倍,騎著小栗毛趕往皇城。

   皇城分為內城與外城,外城是三省六部制的官署聚集之地,內城則是皇帝皇后一家人安居之所。

   有了身份令牌,裴旻這一次輕易的進了外城,抵達了兵部。

   兵部郭元振已經準備好了一切,就等裴旻的到來。

   “朝會已經結束,你隨我去武德殿去跟陛下匯合!”

   先天二年,四月三日,不論政變的成與敗,注定這一日是載入史策的一天。

   李旦身為太上皇,他每隔五日會在太極殿接受群臣的朝賀,而滿朝的宰相多是太平公主的人,所有要事他們都會等著李旦臨朝的時候跟李旦商討。至于李隆基,他的朝會大多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不值得一說,很快朝臣自行散去。

   原本李隆基對此很是惱火,今日卻異常利索,毫不留念的退了朝。

   回到了武德殿,當先迎上來的正是他的幾位兄長:大哥李成器、二哥李成義、四弟李隆范、五弟李隆業。

   有道是上陣父子兵,打虎親兄弟!

   這話在皇家原本是一句屁話,歷朝歷代為了皇權,父子兄弟相殘的事情數不勝數,即便是唐朝最出色的帝王李世民,依舊背負著弒兄殺弟囚父的人生污點為后人詬病。

   李隆基這五兄弟卻不一樣,武則天掌權時期,武則天為了穩固自己的皇位,大肆的清洗李家皇族,只要阻擋在她面前的不管是親兒子還是親孫子都逃不過殘害。那時李旦為傀儡太子,自身難保。而李隆基與他幾位兄弟也給幽禁于東宮,朝不知夕死,兄弟之間相互激勵,掙扎著活了下來。將近十年的時間,兄弟五人朝夕相伴、一同嬉戲玩耍、一同識字讀書;炎炎夏日,相互揮扇;寒冬季節,一起相擁取暖。他們之間的兄弟情意是經過時間磨練起來的,兄友弟恭,相互親如一體。

   也是因為如此,唐隆政變之后,李旦意欲立老大李成器為太子,李成器將太子之位讓給了李隆基。李隆基感念兄弟情義,特地命人制作了一張超大的可容納五人的床被,供給兄弟一起安睡。

   太平公主一直位于上風,卻處于被動的原因,也在這里。

   太平公主的實力完全可以扶持一個皇子來壓李隆基,而且能將李隆基壓的透不過氣來。但是李旦就生了六個兒子,最小的一個還死了。其他四人跟李隆基鐵板一塊,完全不理會太平公主的示好拉攏。這也是太平公主最尷尬的地方:得不到皇子的支持,她想立一個傀儡都沒有的選擇。

   兵變如此大事,李隆基最先知會的便是他幾個兄弟,最先響應的也是他的這幾個兄弟。

   “大哥、二哥……四弟、五弟!”李隆基看著骨肉兄弟,眼眶都紅了。

   “三郎!”老大李成器最是持重,道:“我們兄弟上下一心,同進同退,今日便助你穩固朝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