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科幻 超級喪尸工廠

第1584章 王

超級喪尸工廠 雨水 3715 2020-09-15 13:41

  

   超級喪尸工廠第1584章 王

  “還真是有趣。”

  一名奇美拉族人將領發出了感嘆,它便是負責著幼年星的最高長官,像現在的異常是前所未有的。幼年的奇美拉族人,哪怕它們傳承了戰斗技巧,卻不會有團隊意識,只會獨自一人拼殺。

  充滿了野性的殺戮,和兇獸斗,然后又是同族相殺。

  數以百萬年來,從未改變過。

  正是這一種傳承成長方式,造成了奇美拉族人兇殘無情的文明特征。

  并非奇美拉族人不想改變,第一是千萬年來形成的文明特征,第二就是在幼年時期的奇美拉族人,根本無法產生這一種存在。

  遺傳記憶,更多的是常識和戰斗技巧,而不是其他。

  再怎么遺傳,它們終究還只是幼年族人。

  很顯然,現在的異常,似乎是將千萬年來的常規給打破了。一名幼年族人,卻如同王者降臨一樣,天生便擁有了領袖的氣勢。

  當然,現在還看不出什么來,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不過可以肯定的說,陸川已經成為了它們重點觀察的對象。比方說現在,便是調整了衛星,將其中一顆專門監視著陸川,可見其重視的程度。

  幼年星。

  陸川當然知道這一切,但他卻是無所謂。陸川不怕它們知道,因為自己是輪回者,是四級總督,無人可以阻止自己,哪怕是這一個珠子的總督到來,殺陸川也要殺出一個七級文明來。

  奇美拉族人不是強者為尊嗎?只要自己足夠強,完全可以顛覆它們現在的權力體系,翻身成為主人。

  長嘯聲中,離得近的已經是抵達,這一些幼年的奇美拉族人,在靠近后,放輕了自己的腳步,變得小心翼翼起來,在仔細以觀察著陸川,眼神中充滿了好奇和敬畏。

  現在陸川散發出來的氣息,讓它們有一種膜拜之感。

  越來越多的幼年奇美拉族人到來,它們將陸川圍在了中央,卻是不敢靠近,而是一個個趴在地面上,仰視著陸川。它們感受到了陸川的強大,沸騰的熱血卻是讓它們甘愿臣服。

  它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這一切更像是一種本能。

  奇美拉族人的外觀,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它們要辯認誰是誰,只能是通過編號和一種特殊的感知。這是屬于奇美拉族人的感知,它們能夠區分不同的族人。

  陸川替代了這一切,和真正的奇美拉族人沒有什么區別,他一樣可以區別出每一個奇美拉族人來。

  陸川停止了長嘯,但陸川卻知道,幼年奇美拉族人正在向著自己靠近,只是有一些距離過遠,并沒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趕到而已。

  環視著這一圈幼年奇美拉族人,陸川露出了一個笑容來,它們絕對是幸運的,因為它們跟著自己,這代表著沒有死亡,它們能夠安然度過幼年期。

  無數臣服下去的幼年奇美拉族人,它們趴在地面上,將陸川視為了王。

  等到天色完全黑下來之后,陸川確認這一批同自己一同到來的幼年奇美拉族人,除了死亡和重創無法到來的,全都在這里了。

  黑幕下,這一些受到重傷的幼年奇美拉族人,不用想也知道等待著它們的是什么。

  陸川沒有伸出援手的想法,而是平淡地將自己的感知收了回來,任由它們自生自滅,不再關注它們的生死。

  數千名幼年奇美拉族人,黑壓壓的一片,無不是臣服于陸川的腳下。

  “從今往后,我便是你們的王,你們遵從我的命令,忠誠于我。”陸川發出了聲響,將這一句話刻入到每一名幼年奇美拉族人的腦袋中。

  恐怖的氣息隨之散發,讓每一名幼年奇美拉族人無不是內心顫抖著,瑟瑟發抖地趴在地上。

  一名王者,不是口頭上喊喊就行的。

  氣息的壓制是一個,只會讓它們心理上敬畏自己,但陸川知道,這一種敬畏不會長久。奇美拉族人是擁有文明的種族,它們有著自己的思維,如果不能帶給它們利益,這一種王者不會是它們追隨和效忠的對象。

  抵達了幼年星半天的時間,新生的幼年奇美拉族人,它們從出生到現在,一連幾天連一口食物也沒有吃過,已經嚴重透支著它們的體能。

  如果不是它們強悍的個體能力,換了其他的種族,剛出生的幼兒,風一吹都有可能死亡,怎么可能扛住幾天不吃不喝,還要在這一種環境下生存?

  從這一點上可以看得出奇美拉族到底是一個多強悍的種族。

  現在天色已經黑了下來,陸川環視著它們一眼,給了它們一個警告的眼神,然后陸川強有力的下肢發力,如同脫弦的箭,向著黑暗彈射而去。

  陸川需要確立自己的地位,沒有什么用戰斗來展現的了。書倉網

  黑暗,是每一名幼年奇美拉族人都害怕的存在,在黑暗里它們會感覺到不安,哪怕它們未來會多強,但不要忘記了,現在它們只是幼年,才剛出生數天的時間。

  陸川沒有畏懼地進入到了黑暗中,這一幕讓每一名幼年奇美拉族人都是產生了敬畏感,更多的是對強者的尊崇。

  很快,烏黑的叢林里,便傳來了兇獸的吼叫,這種吼叫是如此的恐怖,聲傳十數公里。光聽聲音,便知道這一頭兇獸的不簡單。

  許多幼年奇美拉族人意識到,在這黑暗里,如果有著這么一頭兇獸在,它們若是在其中,又會有多少族人會死去?

  兇獸的吼叫,由遠及近,似乎它在瘋狂向著這里沖過來。

  每一名幼年奇美拉族人都產生了不安的躁動,它們第一個反應就是逃離這里。可是想到剛剛陸川給予它們凌厲的警告,它們還是強忍著不安呆在這里。

  數分鐘后,這懸崖的空地上,一頭體格龐大的兇獸闖了進來,它高十余米,幼年奇美拉族人在它的面前實在是太渺小了。

  “嗚……”

  長嘯聲響了起來,幼年奇美拉族人發現了這兇獸的腦袋上,陸川的存在。

  這一頭兇獸竟然是被陸川驅使到了這里,沒有人知道陸川是怎么做到的。可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陸川所做的這一切代表著的意義。

  站在兇獸腦袋上的陸川,卻是猛地一滑,然后在兇獸的脖子上繞了幾個圈。

  鮮血狂噴著,兇獸的脖子被陸川劃開,它發出了悲鳴聲,龐大的軀體卻是重重地倒了下去,狠狠砸在這地面上,讓地面傳來了一陣震動。

  每一名幼年奇美拉族人都是眼睛里帶著狂熱,發出了吼叫回應著。

  “這是今晚的晚餐。”

  陸川站在兇獸的尸體上,大聲地宣布著。

  幼年奇美拉族人在這里,它們剛開始需要食生肉維持著自己的身體所需。這一種方式,會造就它們的野性,同時讓它們變得更加的具有攻擊力,擁有更強的力量。

  陸川不想改變這一切,奇美拉族人如果太過溫順,還會是奇美拉族人嗎?

  隨著陸川的宣布,在陸川一指之下,數千名幼年奇美拉族人,它們沒有顧忌地沖上來,然后用它們鋒利的爪子撕開了兇獸的皮,切割出了它身上的肌肉,然后塞進到了嘴巴里。

  有一些幼年奇美拉族人,甚至直接用嘴巴去撕咬,硬生生撕扯下一塊來。

  一些在飲著兇獸身上的鮮血,滿嘴都是血,包括它們的身上,也是血淋淋的。

  奇美拉族人的兇性,在這一刻展現的淋漓盡致。

  陸川沒有參與在其中,他根本不會感覺到饑餓。主要還是陸川不習慣這一種方式,如果說能夠生一團火,然后將肉烤熟,這自然就是完美了。

  但陸川不能這么做,不是太空中監視著的衛星,而是陸川不想破壞這一些幼年奇美拉族人的野性。

  這一頭兇獸,是陸川精心挑選出來的,它的個頭,足夠讓數千名幼年奇美拉族人吃個飽。

  至于用的什么手段,在一名執掌珠子億兆重宇宙的總督眼中,這根本不算什么。直接可以控制著它的思維,讓它按自己的意志行事。

  也就是說,這一切都是在演戲,自己是主角,而這兇獸不過是一個道具罷了。

  陸川站在不遠處,就這么如同王者俯視著下面的子民們,看著它們瘋狂的進食樣子。饑餓了幾天的幼年奇美拉族人,它們現在需要吃個飽,為接下來的殘酷環境做準備。

  遺傳記憶讓它們懂得了許多野外的生存技巧,還有戰斗、搏殺技巧,更讓它們懂得了不讓自己餓著肚子,時刻保持著充沛體力的重要性。

  隨著一個個幼年奇美拉族人吃飽喝足,這一頭龐大的兇獸,只剩下了一個骨架,就這么擺在這懸崖上。

  陸川就站在最高的位置,盯著下面的幼年奇美拉族人,它們在這一刻,已經確認了陸川的地位,沒有一名幼年奇美拉族人敢靠近陸川,它們全是在低一些的位置上呆著。

  黑暗中,這里只能借著一定的光線,才能看得清一些東西。

  陸川沒有說話,而是靜靜趴在懸崖邊上,這里有著一塊高大的巖石,陸川就在這里。像是一頭狼王一樣,永遠都是站在最高的位置上,這代表著它的地位。

  當然,在黑夜中,這只是一個開始,因為接下來會變得非常的熱鬧。

  生活在這星球上的兇獸們,會用它們的方式來歡迎這一些幼年奇美拉族人。在幼年奇美拉族人的眼中,兇獸是獵物,可是在兇獸的眼中,幼年奇美拉族人何嘗不是獵物?

  隨著黑暗更發的濃郁,幾乎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時候,四周傳來了陣陣的兇獸們的低吼聲,在這黑暗中,它們能夠視物,這讓它們如魚得水一般。

  相反,幼年奇美拉族人們,則是不安地在發出了咆哮聲,它們也意識到了危機的到來。

  陸川站在最高處,一動不動,他在展現自己的冷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