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奇幻 哈利波特之學霸無敵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可以模仿下她的動作

哈利波特之學霸無敵 桐棠 2818 2021-02-20 08:15

  

   哈利波特之學霸無敵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可以模仿下她的動作

  有著一臉的絡腮胡的雷諾頭上頂著泡頭咒、穿著圍裙、手里握著一把木鍋鏟過來開了門。

  “哈,親愛的快點,老帕金森帶著他可愛的女兒潘西過來了!”雷諾對著浴室喊了句,但聲音因為泡頭咒的作用有點嗡嗡的,“抱歉,她們剛到沒多久,上樓的時候我老婆還撞到了個老麻瓜…所以她正在洗澡…她喜歡在這時候聽音樂可能沒聽見…”

  “那確實該洗洗…”老帕金森指了指雷諾頭頂的泡頭咒,“你頭上是怎么了?”

  “這些麻瓜的廚房太原始了,連個煙囪都沒有,我只能自己動手…”雷諾揮動手里的木頭鍋鏟抱怨道,隨即沖著房間喊道,“伊麗莎白,出來下。”

  “這些麻瓜能有什么好東西呢…唉…”老帕金森不在意地拍拍雷諾的肩膀。

  已經在浮空城上享受了不少用麻瓜物品改造的魔法家具的潘西張了張嘴,放棄了想要告訴雷諾廚房沒有煙囪應該該有抽油煙機的打算。

  接著,一個穿著白色底色,繡著紅色麋鹿毛衣、梳著兩個金色的包包頭的女生從屋內過道右側的房間蹦了出來,她手里還拿著幾件衣服和衣架。

  “她衣服帶得太多了,整理了半天…”雷諾滿臉笑容對帕金森一家解釋道,“潘西,你們小時候還一起玩過呢,不過我把她送到了德姆斯特朗上學,那里沒有泥巴種”

  “帕金森先生你好!潘西還記得我嗎?”被叫做伊麗莎白的女孩面帶著甜美的笑容,潘西雖然對她已經沒什么印象了,但還是對著這個熱情的小姑娘扯開嘴唇笑了一下。

  “寶貝,你可以等會再收拾。”雷諾寒暄完囑咐女兒,“幫我去樓下買一些切達芝士,兩盒牛奶…唔…我的盆栽還需要個新灑水壺。”

  “伊麗莎白還在整理我去吧。”潘西的目光在琳達手里的衣服上掃過,“她剛來這邊也不認識店,還有其他需要的嗎?”

  “這樣已經足夠了。”雷諾高興地說,“帕金森,你可有生了個好女兒。”

  “謝謝你,潘西。”伊麗莎白將一件衣服掛在了衣架上,安后突然眼睛一亮,“我媽媽剛上樓撞到了個骯臟的老麻瓜,等會忙完我們可以一起去對她惡作劇?”

  “伊麗莎白!我告訴過你,黑魔王要我們最近要保持低調,別做那些蠢事!”雷諾有些不高興地呵斥。

  “到時候對她用個遺忘咒就好。”潘西擠出個笑臉揮揮手轉身開始下樓,內心充滿了愧疚——等半夜保護傘他們過來突襲后,就算沒被當場殺死抓回去審判的話,支持黑魔王的罪名估計也足夠他們坐一輩子牢了。

  等潘西從大廳走出住宅樓的時候,這個時候掛在墻上的時鐘才接近下午三點。

  而原本因為是上班時間顯得有些冷清的住宅,在一陣魔力波動后,各個樓層中忽地憑空而起了很多黑霧,一群身著保護傘新款古代巫師法袍的保護傘武裝巫師氣勢洶洶的來到了現場。

  一些走廊里傳來了一些悶哼聲,狼媽、維克多、長眼從房門里走了出來——根據潘西提供的精確情報…這些保護傘成員在幾個頭領的帶領下,各個角度直接傳入的他們如同鬼魅般精準打擊,迅速地解決了各個樓層走廊、樓道這些公共區域的定點巫師守衛,而更多那些還在各自家中過節的食死徒卻對此毫無所知。

  一些運氣不濟、湊巧在樓道中目睹了這一情況的麻瓜,驚訝地發覺自己突然就無法尖叫,這些基本都是退休的老頭老太太們,在瞬間的恍惚中只覺得這些闖入者是警察在執行抓捕任務,開始僵硬地往自己家走去。

  nbsp;佩內洛和小天狼星大搖大擺地從這棟麻瓜民宅的正門走進了大廳,胖子和醫生跟在他們的身后,而此時每一層的關鍵點都已經被剛剛進入的保護傘所占據。

  站在這棟麻瓜民宅最頂層的食死徒護衛史丹雙手扶在了漆成了深棕色的樓梯扶手上,探出身隔著層層疊疊的樓梯向下望,他剛剛看到這情況,就明白因為過節他們的防御力量薄弱,而對方又快速地完成了襲擊,顯然證明了帕金森家果然是間諜…尤其是他認出了那個氣勢洶洶逐級往上走的正是心狠手辣的女傲羅佩內洛·克里瓦特,還有那個逃出阿茲卡班的鳳凰社精英成員小天狼星·布萊克,加上已經占據了各個樓層關鍵位置的大群保護傘武裝力量。

  史丹眼神一縮,顧不上喊叫提醒樓下那些本來大部分就會被拋棄的巫師們逃走,他輕手輕腳縮回了身體,當機立斷不顧一切地幻影移形,他要要抓緊時間告訴房間內黑魔王這些情況——他甚至有些萬幸和佩服黑魔王的眼光,那些家族捐贈的物質不少正放在黑魔王的房間內。

  而樓梯下的佩內洛在這座民宅一樓的大廳中站定,似乎她并不急于行動,而是用右手從兜里掏出了一個小小的藍色藥劑盒,抬起手將藥劑盒在自己的耳邊輕輕晃了晃。

  小天狼星手里握著魔杖,不耐煩地說道,“你又要干什么?別磨蹭…你們這次可沒施展反幻影移形結界。”

  佩內洛沒有理他,只是低頭打開了藥劑盒,從里面倒了幾顆出來,張開嘴唇用牙齒輕輕咬住開始咀嚼,短發向后仰去,脖子上一些骨頭嘎吱嘎吱的聲音響起,她吞下了藥片,身體后仰同時前后扭動活動松快肩膀,再晃了一圈頭后她恢復了正常的姿勢,站直了身體。

  “你吃的是什么玩意?”小天狼星疑惑地問道。

  “里面還有人不能殺,我建議佩內洛吃點鎮定魔藥,這能有效避免殺紅眼了…”醫生說著似乎有些吃味,“我做的藥也很好,又不會給你加什么怪東西…你怎么只吃哈里斯校長的…”

  佩內洛沒有搭理還對她有窺探心的醫生,她只是嘴角向上翹起,把腰間浮空城的新產品巫師隨身聽的咔地按下按鍵,只將一邊的耳機塞進了自己的左耳孔,帶著一點憧憬的笑意,目光有些癡迷地說道,“我喜歡暴風前那片刻的寧靜…這讓我想起貝多芬,你聽見了嗎?就像伏在草叢里…你能聽見小草在生長和昆蟲的爬行聲。”

  “我可不聽這些玩意。”小天狼星沒好氣的說,“格雷厄姆那混蛋是在三樓哪邊來著?我們這樣對哪邊是左哪邊是右?當年這混蛋算害雷古勒斯加入的主力,我得好好教訓教訓他…”

  “進門后左手邊不是出門方向左手邊…”胖子似乎難得在智商上找到優越感,于是他很友好的提示道,“你別太著急他應該還在家里,狼媽說了大多數人不重要,其他人跑了也沒什么…”

  “教訓教訓?這里不管是不是食死徒,能在這出現抓回去審判也差不多是被獎勵攝魂怪之吻…”佩內洛被耳中的音樂感染,她不自覺一邊走一邊抬起雙手十指向下彎曲做出了彈鋼琴的姿勢,“就像這位…”

  突然,佩內洛舉起了自己的手,沒有使用魔杖一道神鋒無影就把一扇剛被推開的房門切割成了兩半,一個人的上半截身子掉了出來,從他的打扮和情報的位置看,這顯然是一位聽到動靜探頭出來的食死徒。

  “這讓我想起我們掠奪者路過斯萊特林公共休息室…”小天狼星夸張了對方的干凈利落驚一下,他看著這位似乎又沉浸在古典樂里的女傲羅的彈奏動作聳了聳肩,內心有些忍不住覺得對方挺酷的“也許下次我參加比如鳳凰社什么的行動,可以模仿下她的動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