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都市 奶爸戲精

第三千二百六十八章 來,復制給乃父看啊

奶爸戲精 面包不如饅頭 2828 2020-11-20 02:28

  

   奶爸戲精第三千二百六十八章 來,復制給乃父看啊

  (文學度)

  “一馬離了西涼界——”

  譚老板。

  可《五典坡》一出,不少二百五急了。

  “不是,春晚舞臺咋還能罵人?”

  一幫人嚇得跳出來吃手手。

  孔賀西:“……”

  那他媽叫一馬,不是你聽的尼瑪!

  “哦哦哦,明白明白,聽戲,哎呀真好聽。”二五眼們說,“你說以前怎么就沒發現,一直覺著戲曲演員嘛,要沒到天后大人那種級別,那肯定臉蛋臟兮兮的,眼睛乜呆呆的,可今天這么看,怎么覺著一個個都那么漂亮,你看那眼神,那幫演古裝劇還戴博士倫的王八蛋,還有臉說不借助美瞳就沒眼神嗎?”

  流量明星們沒一個敢冒頭。

  她們也奇怪。

  哦,就是她的這個她。

  吃的比雞少,跳的比蛤蟆低,走路比貓騷,說話夾大腿,用她都玷污了女同胞們。

  就那幫,她們有那么明亮美麗的眼神兒?

  “女老板也就算了,可你看人家男戲曲演員,你看人家眼神,你看人家身段,你看人家氣質,這幫人,論知名度我們都不知道,論收入,那肯定不如王八蛋,可人家那本事怎么就那么厲害呢!”

  好嘛,年三十發動對娛樂圈那幫王八蛋們的批判。

  這叫年終總結啊?

  這是一個持久的話題。

  “別理那幫導演了,你上你也行,往年你怎么沒請啊?別說我們不愛看,不愛看,現在我們在看什么?看尼瑪?”暴躁的網友上去一頓批。

  馬庫都沒敢說話,他去年是請了戲曲演員但表演的是雜技。

  哦那就是把雜技演員打扮上戲曲演員的行頭。

  《風云十三絕》,關蔭為十三位京劇藝術家定的名字。

  “若干年之后,這五個字可是要伴隨你們進青史的。”這是禮部某侍郎去邀請的時候跟藝術家們暗示的哦!

  哪怕就沖這一點那也得拿出真本事啊。

  誰愿意在歷史書上比同行低一頭啊。

  關蔭沒掐著時間對這些藝術家而言多占用幾十秒沒任何問題。

  “完美!”

  技術小組掐著點贊美。

  一秒鐘也沒有浪費!

  舞臺背景隨著藝術家們退場而緩緩更換。

  “這是啥?”

  一看背景換成高樓大廈燈火通明的城市圖觀眾又奇怪了。

  開篇是祭祖接著是帝國的希望——青年好男兒好女兒。

  然后是我們美麗的傳統。

  “總覺著意猶未盡咱們的戲曲,要都能這么漂亮,誰聽流行音樂啊。”

  “不可能大部分戲曲演員其實還是默默無聞而且只是混一口飯吃的。”

  “那也應該想辦法打開更廣闊的市場。”

  國內的觀眾貪心不足。

  外國在網上看延遲幾秒鐘的直播的觀眾撓頭聽不懂。

  關鍵問題是,聽不懂卻覺著有一種或者震撼或者讓人耳目一新的驚喜。

  “他們表演的是什么?”

  “為什么要給三個老頭磕頭呢?”

  “他們平時為什么不穿那種漂亮的衣服?”

  外國人跑微博上冒充學生,可現在也沒人專門給他們解說啊。

  “就感覺忽然也沒啥好驕傲的咱們的瑰寶人家外國人壓根不知道。”

  “你也太自卑了吧?”

  “就是我們的瑰寶為什么要讓他們叫好?”

  一部分網友不以為然。

  但也有一些網友嘲弄。

  “連我們都不懂的外國人還能視若珍寶?”

  是自嘲。

  這時舞臺背景換掉了。

  車流不息的城市大家都見過。

  可只見萬家燈火不見車輛行人……

  “明白了!”

  就那么恍惚之間好像心靈相通似的帝國的觀眾一下子醒悟了。

  有萬家燈火。

  沒車輛如潮。

  這不就是咱們上半年的情況么?

  “好!就該歌頌這些人。”

  “也是歌頌咱們!”

  舞臺下緩緩升起的升降機送出景天后來。

  《愛的奉獻》

  詞、曲:關蔭

  演唱:景月妃

  伴舞:某某人民醫院醫護人員、某某縣街道辦事人員……

  全都是普通的工作者們。

  “為什么不讓普通人演唱?”

  質疑者覺著找到攻擊點了。

  這讓正常人怎么回答?

  劉緒峰:“一幫二百五,你先聽完這首歌普通人能不能演唱好,何況,天后不提前出場,怎么替換在后面盯著的小關他接下來有相聲小品不明白?”

  哦哦。

  明白了。

  “哈哈好就愛看這小子罵人。”老人們立馬往前湊來。

  景姐姐微微挑下眉頭確定不聽本宮唱歌兒?

  不過,景姐姐離開升降機下的舞臺中心。

  穿著筆挺的軍裝,肩膀上的頂級文化工作者才有的肩章閃閃發亮天后走到舞臺的一角,完全把舞臺讓給了舞者。

  耙耳朵拍手環顧四方。

  這是我老婆!

  不但有天后之名還有謙虛謹慎的品格!

  是是,您那幾位夫人哪一位不是謙虛謹慎了不起的人物?

  “網上還有人質疑天后的歌,這歌曲給普通人也唱不好。”技術小組這下能休息了。

  天后控場節目不可能超時。

  出問題?

  那可是天后!

  景姐姐一手拿著話筒,一手習慣性揮舞。

  嗯,和以前不一樣的是現在揮舞的很有小可愛的風格。

  就是無規律亂搖擺。

  “好評!”

  網友啥看不出來啊。

  但歌曲一起,這幫人就不嚴肅了。

  “你給我找個普通人,練半年把這首歌唱這么好先。”

  這幫人把剛才質疑的那幫人毒打了。

  “也是啊,這種專業性很強的歌曲就得請專業人員唱。”剛才那幫人立馬轉變立場,催促說,“天后大人趕快唱,唱完去控場,就等鐵頭娃罵人,今晚要罵誰?”

  一首歌唱完,《愛的奉獻》就成了觀眾收拾那幫說大話的導演的證據。

  來,你給我找這么一個既深情又不假大空的歌曲。

  “春晚是大家的事情,我們也可以找關老師邀歌嘛。”那幫人當然不服氣。

  “先別急,等一下看,鐵頭娃的相聲小品,除了他哪個人敢放在春晚舞臺上演?”不急躁的網友老神在在勸告。

  是啊。

  那接下來就……

  結果,接下來的雜技舞蹈就把那幫導演的臉給抽成渣了。

  什么?

  《俏花旦抖空竹》

  編曲:關蔭

  舞蹈設計:關蔭

  表演:劍南舞蹈學校古典舞舞蹈隊

  “出來,你們都出來,抖空竹,你們不會不知道吧?這運動,也有好久歷史了吧?誰想起來過?”

  不那么沉穩的觀眾跳出來先叫陣道。

  導演們想了一下:“好節目如果有我們肯定用。”

  “用你大爺,你們用人光看誰跟你有關系,你還……哦,現在都想著,明年復制惹事精的模式,對不對?你復制,你復制不出來,我是乃父啊,你要能復制出來,我當場罵鐵頭娃是個垃圾,罵十年。”這幫人可不慣著那幫王八蛋。

  文學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