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科幻 歸向

42.17 所向披靡

歸向 核動力戰列艦 4650 2020-11-15 09:19

  

   歸向42.17 所向披靡

  盤明星上,隨著身體各個機能停止運作,宙徙意識返回了星空。

  宙游帶著無數星光般的記憶返回,在這些星光的記憶中,有的是工人,有的教師,還有戰士、科研工作者,沉浸在每一份記憶中,都是能讓自己悸動,漸漸地,開始分不清。

  盤明星之戰中,宙游降臨集群以宙徙為終點的“結束”,只是盤明星眾多時間線中的一條。

  還有四百八十七個不同分叉歷史線,每條歷史線上最后收尾的‘終點意識’都不同。(在那些時間線,最后一個老死的不是宙徙這個個體,而是宙跋,宙縱等)

  盤明星戰役幫助宙游初步定位了意場文明在空間上的位置,但是在縱時間軸上距離意場文明還很遠,還需要再尋找一些黑洞進行宇宙穿梭。

  宇宙太廣大了。意場文明作為在傳統道路上走到極點的存在,就如同地球上的水熊獸在生命耐受性上,進化了上億年。這東西一直都存在,人類在進入信息時代前,都沒察覺到身邊有這種登峰造極的存在。

  但是水熊獸那樣,并不能代表高等。例如現在:意場文明只能以遁走策略來回避異軍突起的宙游。

  宙游在發展上的思路,相對于傳統文明是跨越性跳躍。

  所有傳統文明到了躍出星球后,都在一味地發展自動化以及上級對下控制力增強,這些顯而易見能增強力量的領域。

  而宙游在發展科技的同時,時刻沒有忘記,如何讓自然人的自己(最初始狀態的自己)能夠勇敢、堅強。

  宙游始終努力,讓身為‘人’的自己與高等化‘神’在意志上平等。

  宙游這種加點在科技時代初期沒有太過明顯的優勢,而且消耗極大(死的早),但是當來到控星科技后期,這樣的加點,死死扣住“空間、時間”這兩大戰爭、智慧的要素。幾乎是專門針對意場文明這種模式的。

  意場文明這種模式,生產再多的兵種也只是量上的增加,但是宙游那推進技術快速完成決心,則構成了質變。

  上述是不是很熟悉,寒武紀末期脊椎魚類帶著下頜強勢崛起滅掉軟體類和節肢類王朝,以及人類帶著工具和生火,利用語言協作優勢,滅掉所有出肉裝的大型化動物。都是如此劇情——時代變了,只知道在傳統上極端完美的老東西,該退場了。

  意場文明的各種科技,宙游也都在追擊過程中通過繳獲的數據,逐步嘗試過。這就如同人類參考鳥類翅膀搞飛機,參考蝙蝠超聲波搞回聲定位一樣。

  宙游本身關于恒星粒子流打擊的技術,不斷堆疊在各方面達到了堪為恐怖的級別。

  對伽馬射線的末端打擊的時間操作精度直接從飛秒,晉升到阿秒的程度。旁白:一阿秒與一秒的時間比率,等于一秒對宇宙大爆炸至今的比例。

  這樣級別的控制,讓宙游能做到攔截意場文明用同樣手段射過來的伽馬射流。

  這使得宙游在控星后有更多的余量后發制人,將意場文明打過來的射流提前攔截,再不慌不忙的反擊。

  這意味著意場文明在中央戰線調過來的人意要更強,才能推進出更高時間精度的伽馬射流,突破宙游的防御,但是意場文明能調集過來那么多人意嗎?

  以凡人之軀承載直視神祇的意志——是此次戰爭中新文明最新的方向。

  而意場文明這類舊文明代表的過去方向?高能化,數據化,曾讓她的分意識體如神祇凌駕凡間,絕對安全,絕對的強勢。但也太沉重了。所謂‘神的身軀才能存在神的意志’,遇到了‘凡軀亦可承載大無畏’,當真是時代變了。

  在眼下這場關乎超文明沖突的核心戰役中,意場的意志跨空間調度太難了。極容易出現神格錯誤。

  8500年

  意場文明或許還能和宙游身后那些跟上來的‘原孤獅派’天體智慧打得互有勝負,但是面對宙游,就如同食草動物面對天敵,在骨子里產生了畏懼。

  9000年

  宙游的突擊部在意場9884時區通道(意場文明在時空上海葵觸手般擴散的一條‘觸手’上)遭遇了很明顯的抵抗。意場文明在這里用六千顆恒星構成群星之墻防御體系,妄圖阻礙逐光集群在星空上的追擊。

  宙游經過五百年時間,完成了突破,向前打穿了三百光年,發現了第54個黑洞隧道,終于發現了意場文明所在的主要時區。

  戰爭到此,宙游已經找到了意場文明的核心區域。但是在對宇宙和自己認知上,也終于觸及到一個非常高的層次。

  戰爭后期,宙游采用了生命定位技術。

  也就是用一道伽馬射線掃射一個具有細菌和原始生物存在的星球,利用碳基生命的意識宇宙量子場中獨特的波段影響這個星球。通過其原生基因不斷適變的進化速度,來確定該星球空間附近時間進度。

  宙游利用了這個技術,在至少20943顆星球上進行了感應。

  但是他發現,這樣的感應也是存在誤差的,也就是當十萬年后,基因誤差積累到一定程度,其對周圍時間空間客觀測序就不準了。

  因為其基因會積累太多的主觀意識的物理活動,其基因本身就會意識場產生‘共鳴’。這是不受宙游主觀控制的生命散發現象。

  所以,

  宙游在戰爭末期面臨了一個非常核心的問題:生命如何到達這個宇宙?目前已知宇宙有生命到達的入口,那么出口呢?

  12084年(以遠征起始的芳明星太陽時間為標準)

  宇宙其他多條戰線上,曾經沉寂的孤獅派們也進入了高歌猛進的狀態。

  雖然意場文明依舊有一些恒星能夠激射反擊光束;雖然她控制的星空疆域可能減少了不到百萬分之一;雖然她盤踞的很多地方的物理常數是宙游這些新興超智慧們不知道的。

  但是在觀察者位置上,意場文明已經崩潰了,因為最核心的精神被撞潰了。

  最明顯的特征是,部分時盤文明發現,一些意場文明逃逸的部分正在惡性改造所在星區次文明的智慧物種。

  正如人類精神崩潰,瘋狂狀態是動物難以比擬的。而超文明理念崩潰時,其擁有的科技在墮落后也會超出次文明的想象。

  前進往往只有幾個方向,但墮落方向總是多元的。

  當下的問題在于,現在擊潰意場文明的新興智慧集群還是太年輕了,僅僅只局限在宇宙中一角。

  意場文明擴張與分布超出鐘聲等超文明觀察范圍,如果其大規模崩潰。在那些‘未被行星超文明發現的區域’內,將發生對次文明來說極為可怕的洪魔天災。

  洪魔定義:在大量次文明的視角中,突然出現一種數量眾多且增殖速度極快,如洪水一般,擁有高科技,卻只愿意破壞的勢力。無法交流,似乎其意識核心已經破壞,沒有發展的目標。是一種處于瘋狂毀滅的過程。

  星際超文明往往分布非常廣,所以有時候在一個區域受到了人意的毀滅打擊,處于廣闊另一端區域的部署因為人意瘋狂而自我毀滅,讓該地區的其他次文明常常感覺到實在是莫名其妙。

  正如同,孩子有時候看到成年人會雙眼赤紅做各種可怕的事情感覺到莫名其妙一樣,因為孩子看不到人類在證券交易所等區域遭遇的重大打擊。

  在宇宙中,不是每一個文明都如同盤明星那么幸運,剛好處于新興宙游集群的進攻路線上,大部分區域弱文明在大型文明發生傾覆時只能自強自救。

  13000年

  鐘聲文明逐光類天體智慧中出現了女性,這說明宙游開辟了道路,在鐘聲文明內開始具備性別的普適性。(性別是人類基因上基座,這個基座在過去堵住很多錯誤,而在未來在這個基礎上加以進步,男女能以各自的特性進行相互修正,不至于文明徹底偏離到一端。)

  而與此同時,鐘聲文明順著意場文明的來向,發現了宇宙不穩定分布,這些區域由于一些物理上的微弱差異。

  例如某些暗物質濃度非常高的區域。其思維意識可以隨著信息進行擴散穿梭,而在這個世界戰爭產生的負面意識,會隨著進攻中所造成的殘忍畫面,朝著周圍遠距離擴展,以至于初始文明經常出現了動力錘,鏈鋸殺傷。

  亦或是在某些時空高度有序區域,弱作用力也發生對稱,使得時空穿梭變得很容易。更是發現了,銀河系旋轉一周(兩億年)很多在星表時代看起來常數的東西會發生重大變化。

  意場文明都在這些區域完成了分布,而目前這些區域對新興文明來說還是需要等待探索的階段。

  因為現有智慧的基礎,可能不適應這些宇宙中“丘陵”區域。

  而宙游卻在本土區域中完成了最終的演化。

  14000年

  宙游調頻了19844顆黑洞,測繪出所在三百萬光年(空間)縱時標兩千萬年(時間)范圍內的量子生消場中最適合碳基生命意識傳播的頻段。

  在這個頻段中,多個粒子的相態又存在著,奇特的時空性質。

  宇宙中的出口似乎已經找到了。

  在最新的戰爭中。

  宙游在通過輸入特定粒子信息,從空間中,把消散意識給重新兌換出來了。

  意識不是記憶,所以意識沒有帶回來“死后看到什么”的信息。兌換的意識卻和庫存的對應的記憶高度匹配。

  宙游確定了自己在這個宇宙中的‘存在’是可以調出來的。

  這可不得了,宙游在最新的戰爭中轟完了意場文明后,幾十個意識直接以空間中彌漫的碳氫氧氮等離子為原料直接構建了軀體。然后,在部分星球上構建了原始生命。

  當宙游將這項科技實用化后,意場文明在戰爭的根源上已經徹底失敗了。

  宇宙不是一個封閉的盒子,超出粒子所能承載的多樣化變量,可以進入這個宇宙,也可以跳出,然后又能再皮進來。那么意場文明的“任何種族,任何智慧必將在時空上走向終結”理論破產了。

  宙游也開始沉默。智慧誕生宇宙是大幸,也是大悲。

  當智慧意識在碳基物種大腦內萌生伊始,一條永遠不順利的道路就開始了。

  在充滿果實和動物的樹木的叢林中,對未覺醒智慧的動物來說,會是快樂的伊甸園,自由的繁衍,進食,然后自然老去,無憂無慮的結束一生。

  可是對已經覺醒智慧,開始簡略思考的動物來說,當產生了“我要在這世界上做什么事”的想法時,煩惱和痛苦就隨之開始了。

  當智慧種按捺不住好奇心,去皮,總會跌倒,會吃到烤焦略帶苦味的果實,會不小心招惹了其他獵食動物的追逐,最終一路不順。可若強行遏制住心中悸動,循規蹈矩,那么每天太陽落下時,默然回首碌碌無為過去,似乎自己并沒有為自己活過。

  14000年到15000年,不知道是哪一個時刻。

  在鐘聲等多個文明的宇宙視角中,驟然活躍的宙游集群突然‘消失’了。

  可是盡管沒有了宙游,這個區域內的意場文明依舊在逃離,甚至在這個區域內退散的更快了,仿佛被一個無形的場在驅散。

  同行文明集群發現,宙游消失的區域中用來定位的生命星球卻依舊在增多。

  此次逐光之戰中跟著宙游一起向前的超級智慧,通過分析這些星球上碳基基因上在數萬年內的強烈的變動痕跡,說明宙游還在。

  腳印還在延伸,但后續跟隨者卻已經看不到先行者的身影了。

  高維上。

  被阻截了五次的變量,終于擊穿了障礙,重新歸向本體。這只是眾多回歸中,較為明亮的一束。

  而阻截失敗的一方,似乎是因為規則體系的破壞,運轉更破敗了一分。也許再多來幾次,這個日益矛盾的存在,就將徹底停轉。

  又一束變量,打進去了,未來也許也會歸向。

  (完本)

  感謝校對組:晴海、觀星、PZT、似水流年、沫竹、珍瀧幻心、萌新、sohuMAN、蒲絮、空靈、wuliansaya、柢年、goaway、紅諾瀾、面碼醬、3DOMBVgr、妙妙、司萌、狐、迷路的麋鹿JY、李如薰、阿門。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