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都市 七等分的未來

第四百六十章 月盈則食

七等分的未來 李白不太白 2669 2020-09-15 05:28

  

   七等分的未來第四百六十章 月盈則食

  “不喜歡什么?”

  “其實我也不是特別喜歡變化,我自己特別戀舊……我從一開始就不希望那里真的拆遷。”

  “哦,畢竟是你從小長大的地方。”蘇陌漫不經心地說。

  “是啊,那個地方是我的童年回憶,我從小就是在那里長大的。我記得我小時候踩著一個塑料拖鞋到處跑,有一次還差點被鄰居家的狗給咬了,鞋子都甩飛了,還是雪萌提著棍子救了我。”董斷瑤雙手握著冷飲,回憶往昔,嘴角不自覺露出了微笑,“我打算過段時間就把我們家原來的房子買回來……你知道我家嗎,就是街角那一棟,外面有個長方形的小土坑,里面原來是種青菜的。我前段時間去看,現在里面只有雜草。”

  蘇陌笑著吹了吹紅茶:“人家有了錢都希望去北京魔都買房子,你倒好,偏偏要去鄉下買。”

  董斷瑤不高興地微微鼓起臉:“什么鄉下啊!我家那兒只是偏了點,也算是清河的好嘛!”

  “再說,北京和魔都的房子我現在可買不起……我前幾天網上看了一下,貴死了!”董斷瑤咋舌。

  “遲早會買得起的。”

  “嗯,那就承你吉言啦,我也希望我以后能在北京買一套大房子!”

  “相信過不了兩年就會有的。”

  “不過就算在北京買了大房子,我還是會把我家的老房子給買下來的!”

  蘇陌喝了口紅茶,味道香郁又清淡,感覺很難得:“都能在北京買得起大房子了,那點小錢肯定灑灑水啦。”

  董斷瑤突然道:“我記得你們學校前面有個潮心街吧,在我小時候,那里是一片荒地什么都沒有,去年路過的時候,一層的商業圈。”

  蘇陌是上了高中才第一次去潮心街,那個時候已經發展起來,他點點頭:“哦……這些年城市發展一直很快。”

  “你小時候肯定去過白蓮廣場吧,那個時候還不叫白蓮廣場,這幾年才改的名。”

  “嗯,白蓮廣場那里一直都是鬧市區。”

  “我前年的時候,喜歡吃那里的一家麻辣燙,結果關門變成了牛排店。還有我以后還喜歡一家烤肉店,結果換成了一家奶茶店。星舞咖啡幾個月之前還是一家西餐廳,現在恐怕已經沒幾個人記得了。”

  “所有事物都是在變化的。”

  “是啊,只是我不太喜歡……就算那些高樓大廈還是原來的高樓大廈,但隔一段時間去一次還是會有點陌生。總會感覺哪里不對勁,熟悉的東西悄無聲息地消失了,甚至自己都沒察覺出來。有的時候自己偶然間想起,才發現那間店鋪已經消失很久了。外界總是在變化,有時候讓人感到有點害怕,害怕自己跟不上。”

  “一成不變也不好啊,就像你現在變成了大明星。”

  董斷瑤用吸管攪拌著冷飲中殘存的一點點冰晶,看著它們徹底融化進冷飲中:“嘿嘿……我變成大明星當然好啦!但是,我還是希望別的不要變。就像我家那里,好像時間都暫停了一樣。開超市的還在開超市,賣水果的還在賣水果,理發的還在理發,賣鹵菜的還是在賣鹵菜,他們家的鹽水鵝十幾年了還是一樣難吃。”

  蘇陌沉默著,這時,店里的音樂換了,換成了星舞少女的新發專輯。

  “你是信的開頭詩的內容

  童話的結尾

  你是理所當然的奇跡

  你是月色真美

  你是圣誕老人送給我

  好孩子的禮物

  你是三千美麗世界里

  我的一瓢水

  所以讓我再靠近一點點

  因為你太溫暖

  我會再變得堅強一點點

  因為你太柔軟

  在舒緩的音樂聲中,董斷瑤抬頭沖著柜臺上的老板笑笑,老板沖她豎起大拇指。

  不是的老板,你搞錯了啊。董斷瑤微微紅著臉,心里吐槽道。

  她看了眼蘇陌,蘇陌沒有任何反應。

  “真是個呆子~”董斷瑤心里不滿地抱怨,雖然她清楚蘇陌是故意的。

  “怎么啦,老朋友,怎么突然想起了約我吃飯啦!”董斷瑤重重咬住“老朋友”這三個字。

  “也沒什么,隨便聊聊天。聽說你最近狂做慈善。怎么,不是說要攢錢在北京買大房子的嗎?”

  “哈哈哈,我就知道……”董斷瑤沒頭沒腦地說了這么一句,“黃姐已經找我談過了,我知道該怎么做。”

  她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經紀人找她說起這件事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只是,那時董斷瑤突然在想,如果經紀人找她不管用,那么接下來是不是還有會有別人來找她。

  她只是有點想他了。

  “錢還是先存著吧,你現在流量高峰期賺得多,但是這流量總會過去的,以后要是轉型不順利的話,就沒那么多錢賺了。”

  “我知道的。”董斷瑤笑著看向蘇陌,眼中神采奕奕,保證道,“不過我一定會轉型成功變成真正的大明星的,不會永遠是小偶像!”

  “很好,有自信是好事,我也看好你。”

  董斷瑤笑嘻嘻的:“嗯,那是肯定的!禍兮福之所倚,我這叫時來運轉了!”

  蘇陌點點頭,也跟著笑:“萬般皆是命,半天不由人。”

  “是啊,我最近都有點相信宿命了。”

  “十年落魄少知音,一日風云得稱心。秋菊春桃時各有,何須海底去撈針……”蘇陌笑著道。

  “哈哈,你懂得好多啊,這是誰寫的?”

  “馮夢龍的《警世通言》里面的。”

  “哦哦,我知道《警世通言》!三言二拍對吧!”

  “對,你最近還學習嗎?”

  “學習,你是說高中那些課程嗎……我現在好忙的,現在也沒有時間學那些。”

  董斷瑤撓了撓脖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實這并不是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只是有些當著蘇陌的面,總覺有些難堪。

  “比過去還忙嗎?”

  “有時候比過去做服裝模特還忙呢。”

  蘇陌微微笑道:“嗯,做一行就要愛一行……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我最近其實挺忙的。不過要是有黃姐解決不了的要緊的事,可以隨時找我。”

  “嗯,我知道了,我也要走啦!”董斷瑤拎起包,腳步輕快地去和老板打了個招呼。

  餐廳外,黑色的比亞迪默默地停在路邊。

  “都大明星還比亞迪啊?”蘇陌調侃。

  “不是怕被狗仔偷拍到嘛……說瑤琴私會男人什么的。”董斷瑤咋了眨眼。

  “今天的月亮不像上一次那么圓啊……啊,我就先走了。”看見了助手的招手催促,董斷瑤不好意思地擺了擺手,笑著小跑上了車。輕輕拉下車窗,擺了擺手。

  蘇陌也擺擺手,然后看了看天上那半月,微微泛黃。

  “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于人乎。”

  沒由來的,他想到了《易傳》里的一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