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游戲 高維尋道者

第四百三十六章 全知全能之戰(十)

高維尋道者 鹓扶君 2568 2020-09-15 14:55

  

   高維尋道者第四百三十六章 全知全能之戰(十)

  “不肯死!不肯死!!你怎么還是不肯死?!!!”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一連串流星般的光芒伴隨著瘋狂的怒喝,轟擊在白所在的位置,將整個這一方時空上游的世界,扭曲成了怪誕而荒誕陸離的時空。

  混亂的血戰中,瑪雅九聯神中的祭神柯卡塔臉色猙獰,祂用左手的火炬驅趕著磅礴瑣碎的量子訊息流,右手則持矛,朝那白色巨人一輪輪、重重轟擊過去!

  每一個粒子的束縛都在被解開,分子循環如流水崩塌,恐怖的能量流以柯卡塔的長矛為中心,朝四面八方輻射過去。

  僅僅短短的一秒鐘,就超過百億年太陽光的全部總和!

  恒星也好,河系也好,所有的一切都會在這狂暴的力量下毀滅殆盡,整個時空的延伸會被這股力量截斷,湮滅全部的物質和生靈,帶來平等的毀滅。

  便即是大災變!!!

  身下的宇宙無法承受如此龐大的能量,整個時空都在悲鳴著,以柯卡塔為中心,群星一顆顆瘋狂龜裂開,破碎成灰黑的無用物質和光流。

  沒有任何穩定的分子結構能在這種力量下幸存下來,也沒有任何生命能在這種環境僥幸得到喘息!

  “嚯嚯嚯嚯”

  柯卡塔的笑容還停在臉上,聲音便戛然而止。

  一只泛著晶瑩潤澤光輝的巨手隨意落下,如磕破雞子般。

  合攏。

  用兩根手指捏碎祂的頭顱。

  遠處懸臂狀的無垠星團中,白再次伸出手,對準了失去頭顱,正哀嚎逃竄的柯卡塔。

  但突然。

  一個纏繞著雷電的魔錘突然迅猛飛出,狠狠擊中了祂探出的手臂!

  “轟!!!!!!!”

  無數的雷光!

  狂風、雷電、火焰群星間一切的一切都被這光亮霎時劃破,如同巨石撞進了漆黑的淵水,光芒橫掃了整個星空!

  在光芒逐漸褪去之后,遠方群星的盡頭,那位最好戰,也或許同時是最強大的神祇終于脫離了白的囚籠。

  紅胡子、紅頭發的托爾大笑收回了雷神之錘,在祂魁梧的軀體上,那斥滿了白光的傷痕正在雷電下一點點的愈合。

  “真是個強而有力的對手!”

  滿腔怒火而興奮的咆哮聲從雷神口中發出,祂握緊妙爾尼爾,漆黑發亮的眼睛掃過一眾身上帶傷的神靈,胡須激動顫抖,大聲狂笑了起來:

  “不要跟我搶。”

  “祂的榮譽”

  “屬于我!!!”

  此刻,已然被光與火煮得通紅的上游時空中到處都是血液,天空中、大地上、深海里、群星間輸贏似乎被所有人都拋之腦后了,發泄出的,唯有無盡的瘋狂和猙獰怒火。

  剛躲開目擊的建御名方神下一個剎那就被捏爆腦袋;掌管瘟疫的內爾伽勒還未逃出這片時空,同樣重傷的蒼蠅王別西卜就趁機將祂囫圇吞食;阿瑞斯被粗暴奪去長矛,擊穿了盾牌;弓箭之神烏勒爾失去了雙臂,瞳孔刺瞎

  法術之神札尼爾查被法術反制;同樣被知識所吞噬的,則是知識的監護者納布;過去莊嚴劫前的古佛一個個先后圓寂;死去的,甚至還有那位掌管著舊日天空,曾經的萬神之王

  一切似乎都將畫上句點。

  在火巨人蘇爾特爾揮出最后那一劍后,所有的糾纏、貪婪、因緣、矛盾的原點,這一切輝煌戰果的締造者,也最終,在諸神的沉默環視下挺直了背脊。

  祂拔出刺入額頭的火焰巨劍,于是身軀再度黯淡,無窮無盡的神性光輝從軀體里的七個缺口流淌而出,隨著虛空一寸寸蔓延,照耀了無限的多元宇宙。

  似乎是強大到難以想象。

  往前看,祂站在了時空的,往后看,祂把握著宇宙的源頭。

  但在諸神的神情中,已看不到威脅的戒備了。

  火巨人蘇爾特爾發出低沉的笑聲,祂拖拽著沉重的火焰巨劍后退,遠離了身側騎著金色海豚的天照大御神,而一個個神祇也同時心照不宣般,彼此開始后退。

  鹿已經墜入了籠。

  而這一刻,也意味著人們也不再是同伴了。

  “真是可惜了,差一點就能讓你逃了。”

  安靜到極點的黑暗里,穿戴著奢華金銀的邪神瑪蒙深深凝視了白一眼,在祂身邊,蒼蠅王別西卜癱坐在群星之中,肚腑裂開,露出無數雙大大小小的牙齒,正貪婪咀嚼著祭神柯卡塔的。

  這位腫脹腐爛之神被重創,即便吞食了同樣掌管瘟疫的內爾伽勒,但還是虛弱得令祂難以忍受,于是失去頭顱的祭神柯卡塔被捕獲,成為了別西卜的下一個食物。

  嘶嚎和怒罵聲一點點低微,在柯卡塔的軀體即將被啃食殆盡時,白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你以為你們贏定了?”

  “難道不是嗎?”瑪蒙輕輕敲著修長的手指,祂的目光穿過時空下游,在那位古老天尊身上停留了剎那又錯開,然后開始微笑:“告訴我,現在,你又要怎么贏呢?”

  “或者說”

  “又有誰,還能救你呢?”

  三十三天之上,一處清凈自然之地中。

  煙霞散彩,日月搖光。千株老柏,萬節修篁。隱者圍棋,群仙談道。處處彩色盤旋。盡是道德光華飛紫霧;香煙縹緲,皆從先天無極吐清芬。

  靈山懷抱深處,一座普普通通的宮殿掩在群林葉下,匾上書著三個難以狀述的字:

  “兜率宮。”

  宮內,一個白蒼蒼的道裝老者盤膝坐在八卦爐前,雙眼半開半闔,兩邊金銀童子架著芭蕉扇,小心翼翼把持著火候,鬢邊落汗。

  “嗡”

  “嗡”

  “嗡”

  輕顫聲始終不絕,低鳴在宮內,卻并非八卦爐開火時的聲響,而是另個物件。

  遠遠墻壁上,一圈朦朧清光若虛,定住了柄沾染玄黃、紫氣福深的三寶如意,任憑那三寶如意如何扭動、發力,都掙脫不得清光束縛,只能在壁上顫動,寸步都不得離。

  “功成之后。”

  八卦爐前,雙目半開半闔的道裝老者忽得嘴唇一動,似是自語,微微含笑:“也皆是無用功。”

  這聲自語即是輕微,便是立在道裝老者身側看爐架善的金銀二童子都渾然不覺,可三相神世界中,玄都卻身軀一怔,旋即猛然色變。

  時空上游。

  一個穿著金色戰裙,上身的盲目神祇臉色猙獰扭曲,祂恐懼退出了諸神之間為了爭奪全能神性而爆發的另一場爭斗,額頭止不住的,開始落下汗來。

  “不對!不對!!不對!!!”

  “不該的!!!”

  “不應該是這樣!!!!”S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