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都市 一九八一年

第七百三十章:參股熱

一九八一年 實在閑得疼 4856 2021-01-10 12:45

  

   一九八一年第七百三十章:參股熱

  “事竟成飯店”已經發展到了七十幾家,還有幾家正在裝修中。

  年底應該有八十一家正常營業。

  第十五家“事竟成賓館”也已經完成了翻建工程,有望春天開業。

  首都不僅僅有兩家“事竟成飯店”還有兩家營業面積超過五千平方米的“事竟成賓館”。

  地方都不錯,都在二環內,玉兒購買營業用房時,杜佳幫了不少忙。

  她大伯級別高人脈廣,哪怕幫著打幾個電話,原本頤指氣使的甲方態度立刻不一樣。

  黃瀚一直是掌握一個基本原則,不欺負人不玩官商勾結,但不表示不利用關系網,目的很純粹,別被人家欺負了。

  有了杜家的關系網,再加上玉兒分分鐘能夠調動幾百上千萬的現款,彰顯了實力,因此在首都扎牢了根基。

  玉兒這兩年談判買下的首都房產中,黃瀚最滿意的是離地壇公園不遠的房子。

  這房子足有一萬三千平方米,如今不僅僅開了賓館、飯店,玉兒管理的北方辦事處辦公室、“全力企業”的首都分公司都在那里。

  黃瀚家的產業越來越多,玉兒是心腹,不僅僅管“事竟成飯店、賓館”、“風牌專賣店”、“夢多嬌”專賣店,“華美風”、“三匯集團”、“中港實業”的事兒她也辦。

  甚至于“豐登集團”、“大華電機廠”等等黃瀚家有股份的企業,只要有事兒請她幫忙,她都不遺余力。

  首都的兩家“事竟成飯店”天天爆滿,常住客絕大多數是三水市去首都出差的業務經理、辦事員。

  因為三水市的干群空前團結,互相之間有信任度,在外地喜歡抱團。

  也是因為“事竟成賓館”不走奢華路線,不玩什么星級賓館,類似于后世的快捷酒店,價格適中。

  三水市的供銷員去了首都只要住進了“事竟成賓館”,就能遇到熟人。

  即便遇不到熟人,家鄉人也會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哪怕是第一次出差兩眼一抹黑的新手,只要去了“事竟成賓館”或者去了離得不遠的三水市首都辦事處,都能得到指點,了解到有用的信息。

  改革開放后泥沙俱下,騙子越來越多,皮包公司多不勝數,連環騙層出不窮。

  三水市由于經濟建設搞得好,就業難題早就不存在,因此皮包公司相對少些。

  也是因為工商局審批公司、工廠比較嚴格,驗資、登門查看辦公地點是必修課,達不到要求休想拿到營業執照。

  八十年代末的皮包公司太猖獗了,有時未必就是為了騙人而騙人,而是被另外的皮包公司騙了,最終不得不轉著圈兒騙。

  三水市戶口的騙子真的很少,在首都發生了三水市的業務員被騙了,如果騙子是三水市戶口,肯定能夠一查到底嚴懲不貸。

  原因很簡單,玉兒的老公方志強現在就是三水市治安大隊教導員,陳大頭已經當上了刑警大隊副隊長。

  身份證在三水市已經普及,全國都在廣泛使用,憑借“事竟成賓館”登記的身份信息,只要是三水市戶口,方志強肯定能夠查個底兒掉。

  黃瀚幾年前就強調樹正氣立新風,鼓勵三水市干群團結對外,沈建華在任期間就曾經重獎見義勇為的好青年。

  查到三水市的某某詐騙家鄉人,處理必須從重從嚴,哪怕某某沒有詐騙,僅僅是把老鄉介紹給了騙子。

  但是三水市不會放過這種利用家鄉人的信任,把家鄉人往虎口送的人渣。

  這時沒人鼓吹所謂的人權,逮到罪犯還敲鑼打鼓游街呢!

  三水市公安局會把這種人的身份信息公之于眾,提醒所有的三水干群、業務員嚴加防范。

  往往這種人再也沒法在三水混了,會遠走他鄉,遠離三水業務員、干群經常聚集的圈子。

  “事竟成賓館”住宿登記很嚴格,三水市戶口但凡有詐騙犯罪前科的,有曾經作為騙子幫兇的,總臺都有一份三水市公安局印發的資料。

  總臺服務員不可能忙個不停,她們利用閑暇時間對照登記信息,發現了詐騙嫌疑人入住,及時報告給經理,會得到獎金,提拔時會獲得加分。

  久而久之,有詐騙前科的三水人,他們的身份信息都被總臺服務員記住了,登記時就會被盯上。

  因此在“事竟成賓館”住宿,不僅僅能夠得到幫助,還能較好的避免陷入皮包公司的騙中騙。

  多了幫助,少了欺騙,三水市業務員的辦事效率比一般縣市高了太多,收入當然高,住宿標準肯定水漲船高。

  只可惜只有首都、滬城、省城、杭城、廣州、深圳有“事竟成賓館”,太少了。

  太多三水市業務員要求“事竟成賓館”盡可能多開,最好能夠覆蓋全國地級市以上城市。

  不少市領導也希望“事竟成賓館”越多越好,最起碼先保證覆蓋不低于二百萬人口的大城市。

  建議采取租賃營業用房的模式加大“事竟成賓館”的發展速度。

  黃瀚絕不可能給他人做嫁衣,僅僅是聽聽而已,絕不做那樣的傻事。

  開賓館、飯店的首要條件就是買下房子,有條件的當然要翻建樓房,條件不允許也得修繕一新。

  飯店的營業面積最起碼要求是三千平方米。

  幾年前買下或者建造營業用房,花費不多,八二年、八三年才幾十塊錢一個平方。

  接下來簡直是翻著倍上漲,八八年的價格已經到了一兩千一個平方米,滬城的價錢還得更高。

  今年弄出個營業面積不低于三千平方米的“事竟成飯店”,無論是不是自己翻建,只要是黃瀚選上的地級市,都得投入五百萬以上。

  當然,“事竟成飯店”除了蘇南省的幾個縣級市有開設,其余的基本上開在經濟發達的地級市以上城市。

  在滬城已經開了第七家,在杭城、省城、蘇州都開了兩三家。

  原因很簡單,手里拿到的抵工程款的房子太多,這種二類地段的營業房用來開商店市口差了點,用來開超市位置倒是不錯,可惜營業面積太小。

  用來開“事竟成飯店”最合適,如果營業面積超過五千平方,就可以把“事竟成賓館”開起來。

  以八八年的行情,即便拿到手的營業用房是“自強服務公司”承建的,沒有中間商賺走了利潤,價格略低于市場價。

  在滬城、杭城投資一家“事竟成飯店”都不可能低于一千萬。

  如果按照當下的貸款利息算成本,所有的“事竟成飯店、賓館”都在虧損。

  為啥?存款利息都接近百分之十一年了,一千萬一年的貸款利息還不得按照一百五十萬估算。

  而飯店、賓館的純利潤還就平均不到一百五十萬一年,當然虧本。

  如果租房子,租金給三五十萬一年足夠租一棟不錯的房子,賬算賬下來反而都是盈利七八十萬。

  只不過黃瀚不去算這種賬,銀行利息最后會降下來,房價很快會漲上去。

  此消彼長,三十年后,“事竟成飯店、賓館”的獲利不是按照百分比算,而是以幾倍、十幾,幾十倍算賬。

  黃瀚心態好得很,做飯店不圖高額利潤,圖個好口碑!在大城市開的飯店走中檔路線,不求奢華求實惠。

  用這個思路做生意無往而不利!

  由于菜肴可口、實惠、環境好、地段好,裝修大氣,做響了“事竟成飯店”這塊招牌。

  當下所有城市的“事竟成飯店”生意都不錯,平均每天能夠賣出白酒一噸多。

  一家飯店一天僅僅是賣出三五十瓶白酒而已,算不得什么。

  預計“芳華酒業”出品的“青花瓷”八八年的產量只有十噸,“芳華醇”只有四十噸,只要“事竟成飯店”服務員用心推銷,都不夠賣的。

  丁廠長果然守約,第三天就入股了十萬塊,至于這些錢是不是丁俊出了大部分,無關緊要。

  雖然改革開放初期就出現了不少萬元戶,但是對于一個不做生意靠拿工資生活的城市家庭,萬元積蓄依舊是只能想想。

  這年頭的十萬塊真不是小數目,丁廠長肯拿出來入股,這樣的的態度足以說明他家真心愿意緊跟黃瀚家。

  黃瀚言出必踐,讓媽媽拿了六十萬入股,不全部是登記黃瀚的股權,黃馨和黃顰一人也算二十萬。

  “芳華酒業股份有限公司”總股本五百萬,六十萬占股百分之十二,不少了。

  果然不出所料,獲知黃瀚入股后,“芳華酒業”頓時成了香餑餑,引來了太多關注,三天時間所有的股金全部到位,來晚了的不收。

  丁廠長見黃瀚實際上拿出的錢是承諾的雙倍,篤定地認為黃瀚特看好“芳華酒業”的發展,對“芳華酒業”的未來更加充滿信心。

  他這個總經理占股百分之二,占股比例遠遠不如黃瀚,心甘情愿聽黃瀚指揮。

  先打牢基礎再謀求大發展,黃瀚從來不急功近利。

  所以兩年內“青花瓷”、“芳華醇”都用不著做廣告。

  等再投入擴大了產能時,等到市場反饋信息證明這兩種酒確實不錯時,才到了進行廣告宣傳的時候。

  那時就不好意思了,“青花瓷”將要為“芳華酒業”的廣告歌,以后的周董有可能要活在某人的陰影里嘍!

  以后的電視里會有明朝短打扮服飾的幾十個漢子,出現在熱氣騰騰的白酒釀造現場。

  然后一個帶有歷史厚重、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悠悠歲月酒,滴滴芳華醇。”

  酒究竟好在哪里?為什么好?

  黃瀚心知肚明。

  中國人喝了多少八二年的拉菲?

  早就是人家產量的倍數。

  究竟是酒好?還是好裝逼?

  每年在酒桌上被喝掉的高仿名酒比真貨多,說明什么問題?

  有人多少人喝出真假了?

  只能呵呵!

  黃瀚很清楚地知道只要認真做,不壓縮成本,不一味地追求產量,酒的品質就不會差,但是賣的價錢差別太大了。

  吹牛逼誰不會?黃瀚會指點丁廠長怎么吹,但是他自認為能力有限,肯定沒本事把“芳華酒業”吹成市值頂三個中石油。

  但是用二十年時間把“芳華酒業”出品的“青花瓷”、“芳華醇”做成全國知名的中檔酒之一,黃瀚還是有信心的。

  “芳華醇”的味道確實不錯,在“事竟成飯店”銷售一段時間后,已經被太多酒客認可。

  “青花瓷”太少,限量銷售,留給“事竟成飯店”的并不多,用不著服務員推銷。

  但人有時就是喜歡犯賤,“青花瓷”擺在“事竟成飯店”酒柜里最醒目的位置。

  八八年的酒哪有這種古樸典雅的包裝?瞧上去真的很牛逼、很有檔次。

  因此不少顧客主動點“青花瓷”嘗一嘗,然后這些顧客只要來“事竟成飯店”,都會讓服務員拿“青花瓷”。

  這酒醇香綿柔,喝多了也不上頭,包裝出類拔萃,瞧上去貴氣十足。

  于是乎,“全力企業”、“華美風”、“中港實業”、“陽光集團”、“豐登集團”等等大企業今年送禮就送芳華酒業的“青花瓷”。

  十噸酒聽起來不少,也就是兩萬瓶而已,一萬個禮盒罷了。

  都用不著刻意推銷,只需錢國棟、劉啟全他們在聯誼舞會上打打招呼,宣傳宣傳,三水市一家單位團購幾十幾百個禮盒,賣掉幾千個禮盒小意思。

  他們對宣傳很熱心,因為他們是三水市的領導,本來就有為家鄉企業服務的責任。

  他們還都跟著黃瀚入股了,當然愿意看到“芳華酒業”真的做大做強了,收益比超過投資“家園集團”。

  什么人最能或者消息?

  劉啟全親耳聽到黃瀚答應入股“芳華酒業”,他當場表態參股,一回到家就讓老婆把家里所有的存款都取出來。

  然后她老婆就把拿錢做什么告訴了處得不錯的同事,然后就有很多人去銀行取錢……

  劉啟全也是好攬事的性子,當天就把這件事告訴了朋友、領導、同事們。

  錢國棟更加不是個藏私的,去市里把這個好消息說了。錢國棟是個熱心人說話直來直去,沒有花花腸子,市領導們都知道。

  沒有人懷疑他忽悠大家入股“芳華酒業”。

  上一次入股“家園集團”,領導們的股金基本上是黃道舟拿出稿費借給他們的。

  一年多時間過去了,所有得到借款的領導都心存感激,因為投資收益肯定超過了他們的工資、獎金等等收入的總和。

  這種事放到兩千年后肯定違紀,但是在摸著石頭過河的初期截然不同。

  領導干部帶頭集資、帶頭參股,甚至于直接扣拿財政工資公務員的百分之二十的工資參股縣市的重點項目都屢見不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