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武俠 這個少俠有點弱

第二七九章 欲望

這個少俠有點弱 溫牛老道 2591 2021-01-11 12:09

  

   這個少俠有點弱第二七九章 欲望

  掌柜的迷迷瞪瞪的坐在柜臺前打瞌睡,小二則有一下沒一下擦著門柱子。

  今日有事沒事的都去了那位做壽的大戶府上吃喝,再加上近日沒什么過路人,客棧也就理所當然的沒了生意。

  林晨走到樓梯邊,凝神醒目俯下身往外面看去。

  客棧門外果然如香蕓所說,兩個賊眉鼠眼的男子蹲在不遠處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時不時的往客棧的方向看一眼,再仔細一看,這兩人卻正是鎮口那幾人中的兩個,想是在等著他現身。

  畢竟這里只是個小鎮子,來了個陌生面孔,多費點神盯著也屬正常,當然,這種程度的盯梢,對林晨來說就有些形同虛設了,他再不濟,那輕功可是連唐昭這樣的二流武者都難以企及的。

  拉著十九轉身順樓上的過道走到窗邊,探頭出去確保外面四下安全后,林晨屈身將她橫抱了起來。

  十九的衣裙材質很柔軟,將她背上,腿彎處柔柔滑滑的觸感,一絲不落的傳到了林晨手中。

  “害怕就閉上眼。”

  “嗯。”

  十九乖巧的合上雙眼,雙手勾上了他的脖子。

  高明的輕功她其實會的更多,如果她愿意甚至可以像羽毛一樣短時間飄浮在空中。

  但現在,她都不記得了。

  如果可以,她愿意一直在他懷里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如果可以……不憶過往。

  從這窗戶下去便是客棧的后院,一個不小心弄出動靜來還是很容易被前面那兩個長虹幫爪牙察覺到的,然而對于林晨來說不過是多用上幾分內力的事,至于多抱了一個人……

  輕如流云,柔若無骨,將這一團軟絮抱在懷里他感覺不到絲毫的負擔。

  低頭看了看靠在懷里的女孩,林晨輕笑一聲,腳踏窗臺奮力運勁,落入秋風,飄上枝頭。

  林晨不知道人家府邸在哪,可架不住大戶做壽于整個鎮子來說都是件大喜事,隨便找幾個行人用參加壽宴的借口問了問便找到了方向。

  拉著十九走過幾個路口就看到了一條熙熙攘攘的街道,隨著湊熱鬧的人群再往前走了一陣,偌大的林府牌匾便映入了眼簾。

  燈火輝煌,人聲鼎沸。

  即使太陽早已落了山,這里的嘈雜依舊聽的令人有些焦躁,進去的出來的,送禮慶賀的混吃混喝的,不一而足。

  看著牌匾下大門中擁擁堵堵川流不息的人群,林晨長出了口氣,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他其實并非不聽香蕓的勸誡執意混上那兩口吃食,只是心中有那么點好奇。

  ‘潁川豪俠’本名林浪而今已是四十有余,生于潁川一代,年少有成,后來輾轉多地行俠仗義,做了不少名噪一時的義舉,最后定居留香鎮,因其事跡流傳至此再加上平日里出手闊綽,遂被人稱為潁川豪俠。

  這是林晨從香蕓那里聽來的消息。

  到底什么樣的人才能稱之為是豪俠?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若如此標準,以他親友至上的思維,當稱不得一個俠字吧?

  羨慕,也有一點。

  受人敬仰腰纏萬貫,名利雙收誰不喜歡。

  待自己看遍了錦繡山河,是否也能和心愛之人一起安于一隅,安安穩穩地過些逗鳥遛狗的平凡生活。

  靠,都是姓林的,就不能讓自己也來點名動江湖的大事做一做嗎?

  懊惱著,手邊卻忽而一緊。

  林晨思緒一滯,側臉低頭,就看到了明晃晃燈火映照下,十九光潔的臉。

  是安慰?還是鼓勵?自己的心思這么好懂嗎?

  只是看著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他心中哪還能有什么煩亂。

  “好了好了,你晨哥哥身無分文的,還不許羨慕下了?”林晨抬手捏了捏她的臉,手上的觸感滑嫩的有些過分。

  收回手,他強忍著再捏一下的欲望拍了拍胸口,認真的看著十九道,“當然,羨慕也只是當下,將來我定會有所成就的,就算拼上性命,我也會讓你過上好日子!”

  一番話,說的卻是平凡人最簡單的愿望。

  倒不是說林晨目光短淺,這便是實力所帶來的影響。

  如果他是二流武者,他也許想找個強勢的江湖門派安心當個打手,如果他是一流高手,他當然會成就一番功業開拓一片勢力,如果他是極境武者,他便會想擊敗天下第一,名揚天下。

  欲望就是這么一種基于自身實力之上的東西。

  當然,讓自己女人幸福的想法,從始至終都不會改變。

  那么換成十九,她想的又是什么?

  “不,不要。”十九聞言卻是慌亂的拉住林晨的衣衫,搖著小腦袋,“晨哥哥,在身邊就好……”

  她說的,好似也只是平凡人最簡單的愿望。

  “你這小丫頭。”林晨心中卻是感動極了,明白這是剛才說的拼命二字讓她害怕擔憂了,忙出聲安慰道,“放心吧,我可舍不得讓你守寡。”

  話音未落,他又想到了什么,壞笑一聲,“不過有件事你可得答應我。”

  十九聞言像是松了口氣,緊緊地看著他,眼中寫著滿滿的認真,連連點頭道,“嗯,十九什么都會做的。”

  “嘿嘿,那就……”林晨貼到她耳邊,輕聲調笑道,“幫晨哥哥生幾個孩子吧。”

  “簌……”

  夜風吹動兩人的衣袖,裙擺。

  月亮不知是何時躲進了烏云里。

  光線忽而一暗,凄冷的月色消失不見,林晨疑惑的仰頭望向天邊。

  近在咫尺的地方,一雙本該充滿靈氣的眼眸,便在頃刻間,失去了所有神采。

  不敢從正門進,畢竟是這么個大戶做壽,誰也不知道鎮口那群大漢會不會有人參加。

  兩人繞了一圈,才終于發現了林府的后院門。

  “十九,抓緊了。”林晨抱起十九輕聲囑咐道。

  十九卻不說話,只是低著頭,將俏臉埋在他胸口,看不清神情。

  不知道為什么,從剛才開始十九就變的有些奇怪,說不上哪里不對,但就是感覺她連維持正常的表情都有些勉強。

  林晨想了許久,也只覺得可能是天氣的原因……最近越來越冷,她卻總還是穿著那身白裙。

  如此想著,他將十九更抱緊了幾分,腳下一個發力便越過了墻頭。

  對于一個女人來說,不能生育到底有多痛苦……

  多少年后,每當林晨再次回憶起這一晚,總有一種想穿越回去掐死自己的沖動。

  可惜時光無法回溯,他也無法預知將來,這一刀還是由他,親自扎進了十九的心里。

  廣個告,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可以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然而這一刻的痛,也只有十九一人,孤獨的承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