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都市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第3756章 路子太野了

  

  

  

   “不……我同意,我同意!”

  在刀落下的瞬間,瑪扎大師慌了,大聲吼著。

  他能感覺到蕭晨的殺心以及軒轅刀上凌厲的殺意,他絲毫不懷疑,這一刀,真會砍斷他的脖子。

  哪怕……他明知道蕭晨要和他賭,他也不敢賭。

  賭輸了,他就死了。

  軒轅刀再次切開瑪扎大師的皮膚,鮮血濺出。

  不過,隨著他的吼聲,刀還是停了下來。

  瑪扎大師痛呼一聲,雙腿有點軟,他……他真敢殺自己!

  蕭晨緊緊握著軒轅刀,神色冰冷,心里卻松了口氣,他贏了。

  這一刀,他壓力也很大,要是瑪扎大師不慫,他也不能真把這老家伙給殺了。

  關鍵時候,還是得停刀。

  一旦他停下,那他就陷入被動,接下來的博弈,很難了。

  可他又不能真殺了瑪扎大師,如果真殺了,那丈母娘怎么辦?

  真要是像瑪扎大師說的那樣,全天下就他能解開這蠱蟲,丈母娘不得給這老家伙陪葬?

  到時候,先不說老丈人、蘇晴和蘇小萌會不會原諒他了,就是他自己,也無法原諒自己。

  所以,剛才他站出來,擔下這件事情,實則冒著很大的風險。

  可是他又不能不站出來,憑老丈人,這一陣,只有輸,沒有贏。

  他先是說‘一命換一命’,也是為了給瑪扎大師造成一種錯覺,然后再過段下手,來逼迫這老家伙認慫。

  在這個時候,說的越多越被動,有時候就得少說話,該出手就出手……一刀劈下去,抵得上他說一萬句廢話。

  還好,他這一刀下去,瑪扎大師認慫了,不然局面就尷尬了。

  旁邊的蘇世銘等人,也齊齊松口氣,他們同樣沒想到,蕭晨人狠話不多,直接就要殺瑪扎大師。

  包括蘇晴、蘇小萌,哪怕她們聽不懂說什么,但蕭晨的刀落下去,卻看得清清楚楚。

  要是瑪扎大師死了,那她們母親,不也得死?

  “很好,那我給你一次機會。”

  蕭晨點點頭,稍微收了下軒轅刀。

  “記住,我這人耐心不怎么樣,脾氣也不好……給你的機會,只有一次。”

  “好……”

  瑪扎大師忍著疼,也喘了口粗氣。

  聽著瑪扎大師的話,蘇世銘徹底松口氣,同時握緊了云清夢的手。

  而云清夢,則看看蕭晨,目光中的驚訝,變為了欣賞。

  剛才蕭晨一刀落下,她也驚呆了,說殺就殺了?

  雖然她同意了,這件事情交給蕭晨來處理,可是……這處理方法,也太簡單粗暴了吧?

  不過很快,她就明白過來了,這場博弈,蕭晨贏了。

  同時她也知道,蕭晨站出來,擔下這件事情,承擔了什么。

  一個男人,關鍵時候,敢于承擔責任和風險……還不值得欣賞么?

  她忍不住看看兩個女兒,似乎……心里也沒那么抵觸了。

  “放……放開我,我收回蠱蟲。”

  瑪扎大師咬咬牙,說道。

  “放開你,你反悔了呢?”

  蕭晨的刀,還架在瑪扎大師的脖子上。

  “你先收蠱蟲,我再放你。”

  “那你反悔了呢!”

  瑪扎大師怒聲道。

  “我們華夏人,最講究‘誠信’了,不會反悔的,我說放了你,那肯定放了你。”

  蕭晨認真道。

  “而且,瑪扎大師,你覺得你現在有資格跟我討價還價么?”

  “蘇世銘,我更相信你。”

  瑪扎大師看看蕭晨,又看向了蘇世銘。

  蕭晨無語,這老家伙什么意思,也就是信不過他唄?

  “好,我答應你,只要你收回蠱蟲,不傷害清夢,我就讓蕭晨放開你。”

  蘇世銘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殺意。

  “嗯。”

  瑪扎大師見蘇世銘這么說了,點點頭,拿起了旁邊的拐杖。

  “蘇夫人,你過來。”

  “最好,別耍什么花樣,不管你要做什么,我的刀,都會比你更快。”

  蕭晨威脅了一句。

  瑪扎大師看了蕭晨一眼,還是忍住了再耍點手段的心思。

  云清夢上前兩步,站在了瑪扎大師面前。

  蘇世銘也站在旁邊,死死盯著瑪扎大師。

  瑪扎大師揚起拐杖,上面的黑色寶石,綻放出黑芒,籠罩云清夢。

  隨后,他口中念念有詞,枯澀難懂。

  哪怕蕭晨、蘇世銘他們都懂暹羅語,也根本聽不明白。

  “唔……”

  忽然,云清夢臉色煞白,露出痛苦之色。

  她抬起手,捂住心臟,她感覺心臟跳動更快,好像要炸了一樣。

  而里面……似乎有東西。

  “清夢……”

  “母親……”

  蘇世銘和蘇晴、蘇小萌見狀,都很擔心。

  蕭晨緊了緊軒轅刀,盯著瑪扎大師,要是有異常,他直接砍斷這老家伙的脖子。

  “啊……”

  云清夢竭力忍著疼痛,但還是沒認出,痛出聲來。

  聽著母親的痛呼聲,蘇晴和蘇小萌的眼睛紅了,很是心疼。

  而蘇世銘也咬了咬牙,金絲眼鏡后,閃過冰冷寒芒。

  差不多一分鐘左右,瑪扎大師才停了下來,開口道:“割開她左手中指,蠱蟲會出來。”

  推薦下,我最近在用的看書app,\咪\咪\閱讀\app\\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好。”

  蘇世銘強壓殺意,拿過一把匕首,握著云清夢的手,割開了她的中指。

  鮮血,濺在地上。

  瑪扎大師繼續念念有詞,拐杖上的黑色寶石,黑芒更濃。

  慢慢的,云清夢的痛苦似乎減輕了,她能感覺到,她剛才心臟里的東西,已經離開,正在往她左臂游走。

  一道血色光芒,從中指傷口處疾射而出。

  與此同時,一道銀芒,一閃而逝。

  血色光芒頓住,落在了地上。

  是一條類似于蜈蚣的蟲子,卻比蜈蚣小很多,也更為丑陋猙獰。

  此時,它的后背上,扎著一根銀針,把它整個貫穿,釘在了地上。

  不過,這蟲子還沒死,在地上瘋狂扭動著,掙扎著。

  “這……”

  蘇世銘等人看著這蠱蟲,都眼皮一跳。

  尤其是云清夢,瞪大眼睛,這么惡心的蟲子,竟然在自己體內?

  蕭晨收回左手,這銀針,自然是他射出的。

  這種蠱蟲,還是殺了為好。

  “我……我已經收回了蠱蟲,可以放了我吧。”

  瑪扎大師看著蕭晨,說道。

  “當然可以。”

  蕭晨點點頭。

  “不過……”

  “不過……就算放開你,你今天也活不了。”

  不等蕭晨說完,蘇世銘接了一句,聲音冰冷無比。

  聽到蘇世銘的話,蕭晨驚訝,看了過去。

  別說,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老丈人如此。

  而瑪扎大師臉色一變:“蘇世銘,你說話不算話?”

  “怎么會不算話,我們說了放開你……可沒說,要讓你活著。”

  蘇世銘冷聲道。

  “可你說,我們合作照舊……”

  瑪扎大師有點慌,他現在可沒籌碼了。

  “那是在之前,現在……我的女人受到傷害了,你覺得,你還能活?”

  蘇世銘聲音更冷。

  “臥槽,老丈人是個爺們兒啊,帥!”

  聽到蘇世銘的話,蕭晨心底直呼,換成他,也不可能放過瑪扎大師。

  他本以為,老丈人會大局為重,畢竟之前跟瑪扎大師在談什么合作,沒想到……現在合作也不談了,自己女人受傷害了,直接就翻臉了。

  這才是男人!

  云清夢看了眼蘇世銘,倒是不一樣,畢竟老夫老妻那么多年了,自家丈夫是個什么樣的人,她還是很清楚的。

  “蕭晨,放開他,再殺了他,有把握么?”

  蘇世銘沒理會瑪扎大師,看著蕭晨,問道。

  “絕對沒問題。”

  蕭晨笑著點頭。

  “能收拾這老家伙一次,就能收拾他第二次。”

  “很好。”

  蘇世銘點點頭。

  “那就放開他,再殺了他。”

  雖然兩人的話,是用華夏語說的,但瑪扎大師也猜測到幾分,更慌了。

  “蘇世銘,如果我死了,那你的計劃,就沒法進行下去了。”

  瑪扎大師大聲道。

  “你以為,我離開你,就不行么?”

  蘇世銘重新看向瑪扎大師,帶著幾分嘲弄。

  “本想下次再讓你死個明白的,既然你想早死,那我這次……就讓你死個明白。”

  聽到蘇世銘的話,瑪扎大師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蕭晨也看向蘇世銘,難道老丈人也有什么后手不成?

  他壓根就沒打算放過瑪扎大師?

  這次不殺,下次也殺?

  “淪威,讓你師父,死個明白吧。”

  蘇世銘淡淡開口。

  “是,蘇先生。”

  隨著蘇世銘的話,剛剛還癱軟在椅子上,沒什么力氣的大弟子,緩緩起身。

  “淪威,你……”

  瑪扎大師看著大弟子,不由得瞪大眼睛,他不是也中招了么?

  緊接著,他想到什么,臉色狂變,淪威背叛了自己?

  “你不好奇,我是怎么讓他們都喪失戰斗力的么?”

  蘇世銘掃了眼淪威,對瑪扎大師說道。

  “淪威,你竟然敢背叛我!”

  瑪扎大師怒吼。

  “背叛?為了控制我,讓我為你做事,你做了什么事情,都忘了么?”

  淪威看著瑪扎大師,聲音很冷。

  “你……”

  瑪扎大師一怔,他都知道了?

  “沒想到我會知道吧?”

  淪威往前一步,殺意彌漫。

  蕭晨看著眼前一幕,臥槽,老丈人好手段啊,搞定了瑪扎大師的大弟子?

  這路子……太野了,太騷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