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都市 貼身兵皇

第一千六百章 婚禮(大結局)

貼身兵皇 寂寞的舞者 4886 2020-02-17 18:22

  

   貼身兵皇第一千六百章 婚禮(大結局)

  cpa300_4();婚禮開始了。

  天氣晴朗,陽光明媚,不時有海鷗劃過藍色的天空,整個畫面極美。

  婚禮,是在外面的草坪上舉行的,客人們都有自己的位置和圈子。

  詹妮梅克爾一身紅色的旗袍,讓她整個人有一種別樣的美感。

  這個好萊塢最優雅的女人,邁著優雅的步伐,來到了婚禮臺上。

  “各位朋友,各位來賓,歡迎大家來到月神島,歡迎大家來參加蕭風與諸位美女的婚禮……”

  詹妮梅克爾拿著麥克風,漂亮的臉蛋上,滿是微笑。

  下面掌聲響起。

  “現在,我宣布,婚禮正式開始。有請,新郎。”

  西裝革履的蕭風,沿著火紅色的紅毯走上了婚禮臺,他看著詹妮梅克爾,沖她微微點了點頭。

  其實,對于詹妮梅克爾來主持婚禮,他是有些不愿意的,不是因為別的,而是覺得對她太殘忍了。

  “蕭風,我們也認識很長時間了,呵呵,能跟大家分享一下,你是怎么抱得那么多美人歸的。”詹妮梅克爾微笑著問道。

  蕭風聽到詹妮梅克爾的話,也露出笑容:“其實,這是一種個人魅力的表現……”

  “嗯,你的確是一個有著魅力的男人,也是我見過最有魅力的東方男人。”詹妮梅克爾點點頭:“下面,有請新娘。”

  隨著詹妮梅克爾話音一落,只見一排排直升機由另一個島嶼飛了過來,由遠及近。

  每一架直升機下方,都拉著紅色的條幅,上面寫著每個新娘想對蕭風說的話。

  沒錯,每一架直升機上,都是一個新娘。

  第一架直升機,下面條幅上寫著:風,自從那天我們相見,你就是我的整片天空。

  “蕭風,你猜第一架直升機是誰。如果猜錯了,她可就不會降落哦。”詹妮梅克爾指著第一架直升機,笑著說道。

  蕭風看著條幅上的字,露出柔情的笑容:“林琳。”

  “呵呵,到底你的答案,是否正確呢。”詹妮梅克爾話音剛落,這架直升機緩緩降落下來,然后落在了停機坪上。

  艙門打開,身著白色婚紗的林琳,從上面緩步走了下來,她身后跟著蕭月,懷里抱著滿是好奇的艾琳。

  “傻小子,還站在這干嘛,還不快去把她抱過來。”詹妮梅克爾關掉麥克風,提醒了蕭風一句。

  “啊。哦哦。”蕭風忙點點頭,快步上前,然后快步來到林琳面前,看著她:“林琳,今天的你,真漂亮。”

  “以前的我,就不漂亮么。”難得,林琳俏皮了一句。

  蕭風笑了,搖搖頭:“當然不是,我的林琳寶貝,一直都這么漂亮。”

  林琳內心滿是幸福:“好了啦,別肉麻了,我們趕緊去婚禮臺,姐妹們都得下來呢。”

  蕭風仰頭向上看了眼,笑著點頭:“好。”然后抱起了林琳,來到婚禮臺上。

  “下面,我們來猜第二架直升機上的新娘……”

  第二架直升機,下面條幅上寫著:“風哥,多年前,我的心就留下了你的影子,你就是我的英雄。”

  多年前。

  蕭風想了想,是舞兒還是貝兒。

  應該是舞兒。

  蕭風做出了猜測,答案正確,直升機再次降落,他又去把火舞抱了回來。

  隨后,他依次猜測著,幾乎全都準確。

  “那年櫻花飛舞,我們情定富士山下。”

  這不用說了,肯定是蒼井薰。

  不過,很快就有讓蕭風猜不準的了。

  “哥,謝謝你。”

  這是什么鬼。蕭風愣了愣,他想到了一個人,不過又覺得不可能,他左右看看,沒有發現。

  “林琳,小雪呢。”蕭風低聲問了一句。

  林琳掩嘴輕笑:“你猜。”

  蕭風瞪大眼睛,看著上面的直升機,臥槽,不會真是小雪吧。

  “是張雪。”蕭風猜測著,這不是瞎胡鬧么。怎么沒人告訴他。

  直升機降落下來,一身婚紗的張雪,從上面走了下來。

  她年齡雖小,但發育的卻很不錯,潔白的婚紗,讓她格外的漂亮。

  蕭風看著張雪,很想問問這是搞什么鬼,可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問,更不能張雪下不來臺,也只能笑著把她抱上了婚禮臺。

  隨著時間的推移,蕭風的胳膊都有些酸了,終于把直升機上的新娘抱完了。

  最讓他無語的是,不光張雪在,竟然連劉穎也在。

  婚禮在繼續,蕭風拿出了她讓黃菲準備的鉆戒。

  一顆顆鉆戒,閃爍著光芒,在給新娘們往手上戴的時候,他心里還暗暗嘀咕,尼瑪的,幸好多打了幾個備用的,要不然,還真不夠用呢。

  等給所有女人戴上鉆戒后,他還剩下了一個,而且這個他也早已經有了人選。

  沒有人注意到,在賓客席的邊緣,一個極其漂亮的女孩,站在那里,靜靜的看著婚禮臺上的蕭風。

  她的眼里,沒有其他人,只有蕭風。

  蕭風似乎心有所覺,轉頭看了過來,四目相對,他露出了笑容。

  她答應自己的,她做到了。

  婚禮在進行著,一號當了主婚人,總理老爺子當了證婚人。

  這場面,絕對是牛逼的,也讓不少賓客心中震動,這可是華夏的一號和二號啊。

  “蕭風,新娘每個人,都跟你說了一句話……現在,你也跟她們每個人都說一句話吧。”詹妮梅克爾笑著說道。

  蕭風點點頭,拿過話筒,從林琳開始:“林琳,謝謝你對我的愛,我是你的天空,你同樣也是我的天空。”

  林琳眼圈有些發紅,用力點點頭。

  蕭風抱住林琳,給了她一個深情的擁吻,這是一個值得他深愛一生,寵愛一生的女人。

  “舞兒……”

  “我不要你說話,我要你吻我。”火舞看著蕭風,她等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了。

  蕭風笑了笑,抱著火舞,親吻上了紅唇。

  下面,火天看著這一幕,眼圈發紅,風哥和妹妹終于是修成正果了啊。

  不過,自己該叫蕭風什么呢。叫哥。還是叫妹夫。

  慕容雪。

  許諾。

  丁丁。

  韓爽。

  荊貝兒。

  夏雨。

  龍莎。

  小七。

  蒼井薰。

  艾佳。

  張雪。

  劉靚。

  劉穎。

  濃情。

  黃菲。

  任冰。

  愛麗絲。

  依依。

  廖娜。

  蕭風對她們,每個人都說了一句情話,給了一個深情的擁抱,幾乎每個人,眼圈都紅紅的。

  “鳴禮炮和煙花。”

  雖然是在白天,但煙花好像是經過了特殊的處置,哪怕是在白天,也格外的炫麗,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詹尼,這煙花哪買的。”蕭風也有些驚奇,小聲問道。

  “是那個侯賽因給的。”

  “什么。”蕭風瞪大眼睛,快速看向下面,只見侯賽因沖他擺擺手,做了個口型,,大禮。

  蕭風有些心驚肉跳,這煙花只是煙花吧。不會放著放著,來一聲‘砰’吧。

  煙花結束了,蕭風一顆心也放回了肚子里。

  “呵呵,新郎,你不能厚此薄彼吧。每個新娘都要擁吻哦,現在是不是可以開始了。”詹妮梅克爾笑瞇瞇地說道。

  蕭風一呆,看著一排新娘,我勒個去,這一排親下來,嘴巴不會腫吧。

  下面掌聲不斷,甚至連一號和總理老爺子也鼓掌。

  這讓蕭風無語,咱好歹也是頂天的大人物,咱能不這樣鬧么。

  蕭風還是去擁吻了每個新娘,到了張雪和劉穎時,他還有點不好意思,前者還好,后者……他壓根沒想到,這小妞會出現在新娘隊伍中。

  值得一提的是,兩個小家伙也出盡了風頭,吸引了不少的眼球。

  尤其是小五,在這么多人面前,還喊了幾聲爸爸,讓蕭風樂得不行。

  婚禮結束了。

  賓客們開始用餐,而新娘們也去換了衣服。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蕭風帶著新娘們,挨個桌敬酒……

  蕭風不斷用內勁化解著酒勁,沒辦法,這來得賓客實在太多了,而且他每個宴席都得走過去,缺了誰都是失禮。

  在到了龍皇石子秋幾個人的桌時,蕭風端起酒杯,沒有說其他的話,而是認真地說道:“等我度完蜜月,我就找地方去突破先天之上。”

  石子秋幾個人聽到這話,都一陣激動,如果他成功了,那他們也算是了了一個遺憾,也算是這輩子沒有白活。

  “謝謝你,新婚快樂。”石子秋幾人全都舉起了酒杯。

  等轉完一圈后,蕭風又回到了前面的桌。

  “爺爺,謝謝您。”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蕭風跪在了荊老面前,當著所有人的面,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響頭。

  哪怕是荊老英雄一輩子,此時眼圈也有些發紅,他扶起蕭風,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我的驕傲。”

  “呵呵,老家伙,你考慮一下我之前說的,我兩個奶奶那里我去做工作。”蕭風湊近荊老的耳邊,小聲說道。

  荊老一呆,哭笑不得:“你小子……”

  “要是你還有更多的紅顏知己,也告訴我,我改天都幫你請過來。”

  “行了,別胡說八道了。”荊老經蕭風這么一扯,眼淚沒有滾落,他知道,這小子是故意的。

  蕭風又走到蕭家那邊,給蕭老爺子和父母磕了頭。

  “爺爺,爸媽,雖然我們多年未見,但血濃于水……我們再見,這就是上天注定的緣分。”

  蕭老爺子和蕭父蕭母也滿臉淚水,趕忙上前把蕭風扶了起來。

  “好,找到了你就好。”

  “兒子,你幸福就好。”

  婚禮結束了。

  天色漸黑,賓客們逐漸散了。

  新娘們也各自都回去休息了,幾乎所有人都在好奇,今晚蕭風會去誰的房間呢。

  小舞那家伙更可惡,還坐莊開賭,賭蕭風去誰房間。

  張羽等人也都來湊熱鬧,大家更看好林琳,因為誰都知道,林琳在蕭風眼中的位置,是最特殊的,也是最愛最寵的。

  蕭風去了林琳的房間,不過并沒有在那里過夜。

  “林琳,我去了。”

  “嗯,別讓她久等。”林琳幫蕭風整理一下衣服:“愛你,風。”

  “我也愛你。”蕭風吻了林琳一口,離開了。

  他來到月神島北邊的沙灘上,雖然沒有燈光,但月光明亮皎潔,很美很美。

  不過,沙灘上,卻坐著一個人,面朝大海。

  聽到腳步聲,她回過頭來,當她看到是蕭風時,不由得一愣,脫口問道:“風,你怎么來了。”

  蕭風上前,抱住了她:“姬瑪,今晚我要在這里陪你。”

  “我。”

  “對。”蕭風借著月光,看著無名漂亮的臉蛋:“姬瑪,我愛你。”

  無名身軀猛地一顫,隨即漸漸無力,癱軟在了蕭風的懷中。

  “我……我也愛你。”無名張張嘴,有些艱難地說出了這三個字。

  蕭風臉上閃過喜色:“姬瑪,你說什么。我還要聽。”

  “我,,愛,,你。”

  蕭風忽然想哭,他今天結婚,在婚禮上都沒有這種感覺。

  蕭風掏出鉆戒:“這是我給你準備的,喜歡么。”

  月光下,鉆石閃閃發光,哪怕無名也瞪大眼睛,被吸引住了。

  說到底,她是女人。

  雖然,以前她對這些沒什么興趣,但這個不一樣,這是蕭風為她準備的鉆戒,是婚戒……而且,這鉆石太漂亮了。

  “喜歡么。”

  “嗯。”

  “呵呵,我幫你戴上。”蕭風拿起無名白皙纖細的手指,給她戴上了鉆戒。

  “今晚,我們就在這里,以天為被,以地為床,我給你一場,屬于你我的婚禮。”話落,他輕輕吻住了無名的紅唇。

  冰涼,柔軟。

  (全書完)

  (今天七更,兩萬的更新。完本了,我覺得還不算爛尾,該交代的,都交代了……最后寫的無名,是因為我對這個女人有一種特殊的感情……她該有這樣的結局,不是么。這個女人,在風哥的心中,同樣占據著最重要的位置……

  至于風哥自己,正文雖然結束了,但我會通過番外,來讓他成為傳說……

  如果想寫,我想再寫幾百萬也很輕松……更有讀者說,寫他兒子,我去,這一寫兒子,又得幾百萬字了……

  好了,就到此結束吧。

  再發一遍微信公眾號‘寂mo的舞者’,玩微信的都可以搜索關注,我會在上面發番外。讀者群:197354125,等你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