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一世之尊

番外(十一) 往事

一世之尊 愛潛水的烏賊 2830 2020-02-17 18:21

  

   一世之尊番外(十一) 往事

  ps:小桑的后來在其他番外里寫了不少,再寫就沒意思了,所以寫一寫淹沒在上一紀的一段往事吧,還有人記得這是哪段嗎?

  嗚嗚咽咽,簫音悱惻,顧小桑立在窗前,手按玉簫,粉唇輕湊,目光似迷離似空幻,眼前有花暗落,燕子雙飛。

  咚咚咚,低沉又富有節律的敲門聲傳來,讓她收斂了目光,轉過了身子,露出了難以琢磨的笑容。

  “進來吧。”她語氣輕快道,仿佛毫不在意圣女的莊重形象。

  吱呀,一位貨郎打扮的男子躬身步入,小心將房門合攏,然后恭恭敬敬道:

  “回稟圣女,有你吩咐的消息傳來。”

  他始終低著頭,不敢正眼看向顧小桑,仿佛怕被那既清且艷的絕色容光所懾。

  “天外奇石再次丟失?”顧小桑梨渦淺淺,神情讓人看不出絲毫端倪。

  “是,增賢門內的天外奇石于昨夜再次丟失。”貨郎如實回答。

  顧小桑將玉簫插回腰間,微微點頭,狀似不經意般問道:“這幾日可有外景強者路過三山四水?”

  貨郎冥思苦想了一陣方道:“崔家有船隊臨近,預備南下恒原,拜訪鄭氏,必有外景強者坐鎮。”

  “平津崔氏最近不太安分啊,頻繁拜訪各大世家,有的人怕是坐立不安了。”顧小桑輕笑一聲,不置可否,然后從芥子環內取出了一枚蠟丸,彈給了貨郎,“日夜兼程趕往入桓州的那段河道,將此物丟入水中,務必在明日傍晚前完成。”

  她沒有說威脅的話語,但貨郎卻打了個寒顫,脫口而出:

  “屬下遵命,必不要圣女失望,否則自投大江,了斷余生!”

  這個時候,他下意識抬起了頭,以示自身之決心,正好看到了那雙仿佛藏著億萬星子的幽深眼眸。

  星空有多么浩瀚多么美麗多么讓人驚嘆,這雙眼睛就有多么的夢幻。

  貨郎如被雷殛,內心深處被神不知鬼不覺種下了一點暗示,準備在完成任務后自殺滅口,然后他渾渾噩噩收起那枚蠟丸,轉身離開了小樓。

  那枚蠟丸大如人眼,覆蓋著赤紅的表皮,有一點火熱的味道,顯然非是凡物。

  顧小桑目送著屬下遠去,久久不動,像是化成了一尊雕像,忽然,她黛眉皺起,狀似痛苦,眼波閃爍,一下失去了靈動與空寂,愈發得深沉與淡漠,仿佛歷經千百世輪回,看透了紅塵的變遷。

  就在這時,她眉心噼里啪啦透出一道道細小的紫電青雷,構出了一層層篆文,重疊成極盡繁瑣與華麗的圖案。

  圖案壓下,滲入了皮膚,消失于無蹤,而顧小桑眼眸的靈動也恢復了。

  “小紫……”她低笑一聲,意味難明。

  白紗輕揚,房門合攏,顧小桑重新走到窗邊,嘴角依舊掛著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玄女傳人出世,應身覺醒……單秀眉,柳漱玉……”

  謀劃布局的能力,自己不會遜色于人,這一方面是本身天賦,另外一方面也是功法的神異,閱歷和見識的積累。

  從大的方面講,自己見到了未來的種種發展與最大可能,了解的隱秘甚至可能超過部分彼岸大人物,而小的細節處,羅教源遠流長,有著完善的、恐怖的消息搜集能力,超過了絕大多數門派與世家。

  當你知道的比對手多很多,事情也就變得簡單而輕松。

  這是那家伙目前不能想象的,故而終將嫌棄抗拒又不得不隨著自己的想法走,就像貓爪下的老鼠,而這也可以用來描述自身,是的,可以用來描述自身的處境……

  雨水淅淅瀝瀝,街上一塊塊青石板如被洗過,單秀眉悄然進入了攬月樓雅間,坐在主位,周圍空無一人,賓客還未有誰到來。

  穿入桓州窮山峻嶺的大江翻滾流淌,時不時能見到溺水者的浮尸飄過,某段水底,那枚蠟丸仿佛被火燒一點點融合,滴出的紅汁詭異消失。

  蠟丸徹底裂開,露出了里面的事物,這是一截斷折的劍尖,略有無名指最上指節長。

  劍尖覆蓋著一層冰凍般的幽藍,讓周圍流水忽地變緩變凝,然后,它迸發出一陣光芒,穿透江水,沖上云霄,鋒銳冰寒之氣攪動了天地。

  已經轉為南下的一只船隊里,生有兩道斷眉的崔清羽猛然睜開了眼睛,頷下短須微微顫動:

  “神兵氣息?”

  話音未落,他的身影已然模糊,只剩層層紫影原地扭動。

  攬月樓附近,一座小院的靜室內,同樣有人眼中迸出寸芒:

  “神兵出世?”

  光影浮動,小院重歸寂靜。

  窮山惡水深處,路過的一位外景強者也扭頭看向了那道幽藍光華,然后取出一張面具,戴在了臉上,那是上古神話傳說里“太乙真人”的面具!

  攬月樓外的馬車里,顧小桑素凈著俏臉,仰望著高空,看光華轉瞬即逝。

  雷神傳人之事關系重大,道不可能只因為單秀眉這應身較近就只派玄女傳人前來,必然還有外景強者!

  調虎離山,一桃二士!

  單秀眉等了片刻,忽有所感,起身走到窗邊,恰好看見一位白衣素裙的女子舉著油紙傘搖曳而來,仿佛沐浴著雨水的花朵。

  她悠哉而行,一步至樓前,一步登窗邊!

  單秀眉的瞳子陡然收縮,如同針尖,耳畔幻聽般響起了一陣陣祈禱之聲:

  “無生老母,真空家鄉……”

  “無生老母,真空家鄉!”

  一根潔白如玉的手指點來,單秀眉竟身不由己往前靠攏,如中夢魘之術。

  危險之際,六道寒光霍然迸發,從攬月樓前大樹上,從對面小鋪子內,從一樓大堂里,有的躥出回折,有的流星趕月,有的盤旋而上,將顧小桑背后每一處要害盡數籠罩,要逼得她離開單秀眉,與此同時,雅間外飛來一條飄帶,纏住了單秀眉的腰部,試圖將她拖曳往后。

  七大天女護玄主!

  對她們而言,先讓單秀眉脫離危險是必然選擇!

  就在這時,她們眼中的顧小桑消失了!

  顧小桑像是早有預料,剛才那一指竟然是虛招,順勢往前,腳步一錯,身體一旋,竟來到了單秀眉的身后,然后左手妙曼拂出,直取單秀眉后腦。

  而單秀眉在飄帶拉拽下,竟主動撞了上去!

  六道匹練失去顧小桑身形后,其勢不減,眼見即將刺中單秀眉,只好強行變招,一陣慌亂。

  一陣慌亂,白影閃爍,顧小桑居然放棄了單秀眉,撞入了那些灑落的劍光里,周圍空氣猛地一消,失去了阻力,就像產生了恐怖的漩渦,讓一位位天女錯亂了步伐,丟掉了重心,靠近了這位大羅妖女。

  一拉一扯,一推一放,白影仿佛翩翩起舞,伴隨著一道道身影的倒下,而且顧小桑時刻不離單秀眉周圍,既以她為盾牌,也用她做誘餌。

  等到散花天女放棄飄帶,加入戰團,七大天女只剩下三位!

  單秀眉勉強恢復了過來,抽出了長劍,突然,樓板詭異劈裂,她腳下一空,直接從二樓墜入了一樓,這也讓她擺脫了顧小桑的鉗制,而剩下的三位天女不顧自家性命,死死纏著顧小桑,不讓她追趕。

  顧小桑并不驚訝,只是輕笑一聲。

  玄女傳人終于忍不住出手了……

  其后,她殺盡天女,一路追趕入桓,再次遇見了孟奇。

  往事越千年,已然埋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