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都市 至尊醫道

第118章 咎由自取

至尊醫道 蔡晉 2512 2020-11-20 17:28

  

   至尊醫道第118章 咎由自取

   “白少?什么白少啊?莊少……”鄭大局長可謂是要多冤枉就有多么的冤枉了。

   聽著電話里面的忙音。頓時就罵了起來:“這他媽叫什么事情啊。什么亂七八糟的。”

   可是,鄭大局長卻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立刻撥通了局里的電話,電話那邊立刻傳來很恭敬的聲音:“局長好。”

   “小陳啊,今天晚上局里面抓了什么人回來了么?”鄭大局長立刻就問了起來。

   話音落下,電話那邊立刻道:“抓了不少回來。怎么?您有什么指示?”

   鄭局長立刻道:“不是,你沒有明白我的意思。這些人里面,有沒有一個姓白的。”

   說到這,鄭大局長立刻道:“哎呀,跟你是說不清了。等著吧。我立刻就過來。”

   隨著白夜的這一個電話。頓時整個東區都動了起來了。尤其是警局這邊。隨著鄭大局長一動。其他的,所有副職局長也都跟著過來了。開什么玩笑。局長都親自坐鎮了。這個時候不來,那不是明擺著不給鄭局長面子么?

   與此同時莊世林和劉宏也已經朝著這邊趕了過來。車子的速度已經是到了市區道路的極致了。可是,莊世林還是在不斷的催促著司機:“老黃,開快點啊。怎么?沒吃飯么?超速違章什么的不要怕。直接去東區警局。天塌下來事情也是我來擔著。”

   劉宏看著莊世林。道:“莊世林,我真是佩服你了,你還好意思稱呼自己為燕京四少么?白哥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被帶到警局來了,我看你這個少也別當了。你改成燕京四傻可能更好一點。”

   莊世林白了劉宏一眼。冷聲道:“你別笑我了,咱們半斤八兩彼此彼此。白哥在你的逍遙山莊不也是鬧出了事情么?我又沒有跟在白哥的旁邊。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說到這,莊世林狠狠的拍了一下座椅扶手。沉聲道:“我倒要看看,什么人這么厲害,竟然敢對白哥下手。”

   警局門口一道道的燈光閃耀照亮了警局的院子。一水的豪車。車門打開,一對年約四十多歲的中年夫婦已經走了下來。

   女人的眼眶都還是腫脹和紅潤的。沙啞著聲音,看著旁邊的一個年輕男子道:“小胖子。你說,那個害死了我們家小偉的人關在哪里?今天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隨著女人的話語落下,之前對白夜百般阻擾的年輕男子,立刻道:“周阿姨,害死夏偉的人現在就被關押在審訊室那邊呢。”

   女人一聽,立刻就大聲道:“走,去審訊室。”

   看得出來,這女人的權勢還是有的。隨著她一聲令下,不管是旁邊的這些個年輕紈绔,就連警局的幾個警員都跟著動了起來。

   一行人浩浩蕩蕩,直接殺奔審訊室。

   隨著審訊室的大門打開。眼前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震撼了。

   溫廣仁和那個年輕警察昏倒在了地上。白夜則是半靠在了審訊桌的旁邊。一臉悠閑淡定的看著他們。

   女人立刻就驚叫了起來。旁邊那個年輕男子更是一臉驚駭道:“周阿姨,就是他,就是這個小子搞的鬼。就因為他,偉少的車子才會發生爆炸。就是他害死了偉少。”

   女人一聽,頓時就望向了白夜。雙眼之中充滿了怨毒和憎恨。狠聲道:“是你?我要殺了你。”

   說著,人已經沖了上來。修長的鮮紅指甲更是直接就撓了過來。

   白夜可不會有任何的客氣。直接一抬手,擋住了女人的攻擊,緊接著,一揮手,一巴掌拍了上來。一個清脆響亮的耳光。直接讓這女人都扭頭了。白夜冷聲道:“給我閉嘴。難怪養出了這么一個兒子。就你這種樣子。不死才是怪事。”

   “不許動!”

   “舉起手來。”

   旁邊傳來了兩聲呵斥,在門外的警員已經拿出了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已經對準了白夜。手槍的保險已經打開了。很顯然,一旦有任何的輕舉妄動。這些人絕對就會毫不猶豫的開槍。

   白夜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一把拉住了旁邊的女人。整個人都躲避在了女人的后面。

   槍械的威力白夜是清楚的。也十分的佩服。科技的發展竟然能夠做到如此的極致。明明是一個普通人,卻能夠通過科技傷害到自己這種修真者。

   槍彈無眼。白夜可不認為自己現在的水平和實力能夠在子彈的攻擊之下做到全身而退。

   不說別的,以現在的這種程度濃度和含量。一旦中彈,那也逃不過一死。

   “來啊。開槍啊。”白夜突然怒吼了起來。手指死命的掐住了女人的脖子。頓時就讓這女人窒息起來。臉色變得通紅起來。

   白夜冷笑著看著眾人,一個個的掃視而過。目光之中充滿了戾氣,充滿堅定和殘忍。狠聲道:“來啊。我倒要看看,你們能不能在我殺掉這個女人之前打死我。”

   年輕男子臉色有些猶豫。身體卻在緩緩的退出審訊室。一到走廊上,男子立刻就喊道:“都傻愣著干什么。趕快呼叫支援啊。這就是一個暴徒。這就是一個殘忍的兇手。你們務必要保證夏太的安全。”

   警鈴大作。整個東區警局都震動了起來。樓道內。外面的院子里,傳來了陣陣的腳步聲。

   防爆盾牌都拿了出來。排成了一個人隊。一步步的朝著白夜緊逼過來。

   就在此刻,門外傳來了一個聲音:“干什么呢?都要造反么?搞出這么大的陣仗。都給我收回去。”

   最外圍,鄭大局長終于是趕了過來了。旁邊,莊世林和劉宏都跟了過來。一看到莊世林。那個說話的年輕人頓時就為之變色。心中立刻就忐忑了起來。

   隨著莊世林等人走進審訊室。白夜也放開了這個女人。

   讓眾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周姓女子立刻就沖到了鄭局長的前面。看著鄭大局長道:“鄭局長,就是這個人,害死了我兒子。我要他償命。”

   隨著這女人的話語落下,鄭局長立刻就沉下臉來了。冷冷的看著她,沉聲道:“夏夫人,請你自重。這里是警局,可不是你夏氏集團。我更不是你的傭人。”

   說到這,鄭局長沉聲道:“溫廣仁,好啊。你真是越來有出息了。來人,給我下了他的制服。等候處理。”

   這一個場面頓時就讓旁邊那年輕男子面色一變。他很清楚,這是撞到了鐵板上面了。腳步不由自主的移動起來。正準備離開呢。白夜卻是緩緩道:“怎么?這就想走了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