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都市 女帝家的小白臉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眼瞎

女帝家的小白臉 袖里箭 2868 2020-11-18 09:35

  

   女帝家的小白臉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眼瞎

  “這杯酒先敬仰武公子,只是一直無緣一見,今天見到武公子,果然聞名不如見面啊。”一個紅衣女子眼中帶著水一般,面帶笑意對著一個英武青年道。

  “說起來云姑娘也想見武少俠好幾次了,今天總算是不負眾望將武大俠請了出來。”旁邊一個青年哈哈大笑道。

  廣安城中一間酒樓之中,人聲鼎沸。

  “諸位客氣了。”武顯舉杯道。

  觥籌交錯之間,武顯幾杯酒下了肚,場中更加熱烈。

  尤其當中那個紅衣女子,目光中帶著傾慕之意,讓武顯心情不錯。

  幾人說話間,便提到被刺殺的廣安城令劉翔,畢竟這是前些日子最大的事了。

  一開始眾人還多少有些擔憂,不過沒多久主犯便被抓了起來,而武顯沒受到絲毫影響,這也讓不少人看到了武顯的手段。

  “說起來那位城令,也是不知好歹,那書生被殺與武公子有什么關系?偏偏他要多事,懷的什么心思?最后又落個什么下場?這也是老天有眼,就是可惜呂少俠了。”有人頗有些遺憾道。

  所謂的呂少俠,便是刺殺了劉翔的呂輕裘。

  “說起來這事也是因我而起,是我對不住呂少俠。日后呂少俠的父母兄弟就是我的父母兄弟,我定然一力擔之。”武顯擲地有聲道。

  眾人又是一陣恭維。

  武顯聽著眾人的恭維話語,心中一陣滿意,正是要借著這些人的將自己仗義疏財的名聲傳出去。

  想到呂輕裘,武顯心中略微有一點兒不安,微一搖頭便將事情從腦子里甩出去。

  都是呂輕裘做的,和自己又有什么關系?

  “聽起來還真是個好人呢。”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在窗邊響起。

  房間內的恭維聲頓時一靜,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朝著窗戶看過去。

  武顯更是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猛的扭頭,只見一個一身翠綠長裙相貌精致的少女坐在窗臺上蕩著腿,十七八歲的年紀,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在場眾人竟然沒一個人發現她是怎么出現在那的。

  “你是誰?”在場一人勃然變色質問道。

  少女頗為驚奇的看了幾人一眼,隨后又開始打量房間內的環境,口中輕描淡寫道:“

  “你們沒資格問。”

  絲毫沒將任何人放在眼里。

  雖然她出現之時詭異莫測,可這話一說出來,不少人都心中起了怒意更是有一種荒謬之感。

  要知道此處的不是大家族子弟,便是武顯這樣名揚一州的俊彥。

  “我們沒資格問?好好好,雖然不知道你是怎么來的不過我知道你走不掉。來人先把她拿下來再說。我倒要看看這廣安到底有誰是我沒資格問的。”

  說話的叫謝安廣安謝家子弟,而謝家在方圓千里內都有不小的名望,不管到哪都受人尊敬恭維沒想到今天竟然被個來路不明的少女說自己沒資格當即就被氣笑了。

  武顯眼中變幻不定,卻沒有開口。

  這少女出現的詭異莫測,有其他人愿意稱量她一下就再好不過。

  “聽說你殘忍暴虐沒想到也挺能忍的么。”少女打量武顯一眼嗤笑一聲搖搖頭道:“對打不過你的人殘忍暴虐沒把握的就把腦袋縮回去。”

  “來人。”謝安皺眉又高喊一聲看著面前完全沒把自己幾人放在眼里的少女再想到自己剛才喊了一聲竟然沒手下進來頓時心中有些不安。

  武顯臉上帶著狂怒,手掌一按,手下一塊木頭頓時碎成粉末。

  “謝公子不用喊了。”武顯起身道。

  “既然是沖我來的,就別藏頭露尾的。”

  “說了,你沒資格問。”少女抻個懶腰。“我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膽子那么大。”

  “沒意思。”少女毫不在意的語氣讓幾人怒氣更盛尤其是話語中絲毫不留情面的鄙夷讓武顯幾乎炸裂。

  “找死!”武顯暴喝一聲手掌變得通紅,猛的朝少女拍了過去。

  這一掌就連巨石都能拍成齏粉,更是讓其他人都感覺到撲面而來的熱度。

  幾人連忙向后退。

  只見那一掌眼看就要拍在少女身前少女卻是連眼皮都不抬一下。

  “你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武顯心道,臉上露出一絲猙獰。

  然而他的念頭還沒散去,就見少女背后的黑暗中猛的亮起一道光。

  一道劍光。

  如同閃電一般,在黑夜之中竟然讓眾人覺得耀眼。

  原本一往無前的武顯渾身汗毛倒豎,瘋狂后退。

  他感覺自己再往前一步,會死。

  是誰?到底是誰?這么快的劍?

  武顯頭冒冷汗,卻聽到“啪嗒。”一聲,下意識順著聲音看過去,只見一只手掉到地上。

  武顯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只熟悉的手,又舉起自己的手腕,才感覺到傳來的劇痛,悶哼一聲。

  斷了一只手,他還能忍得住,但他心底卻沉到了深淵之下。

  只一劍,自己都沒發現對方斬掉自己一只手。

  如果對方是要自己的命……

  武顯眼中帶著不可思議的驚恐。

  而其他人眼中更是帶著震撼與恐懼。

  武顯已經算是名動一方的高手,可連一劍都沒接下,那少女到底是誰,黑暗中的又是誰?

  少女頗為無趣的搖頭,也不見她動作,人便從窗臺上突然消失。

  就如同她出現時一樣,神秘莫測。

  只有一個淡淡的聲音傳來:“你們處理吧。”

  “是!”院子內有人恭聲道。

  “砰”房門被人踹開,兩個一身錦袍的男子從門外走進來,打量一眼,其中一人揮揮手。“拿下!”

  房間內幾人看到兩人的衣著頓時神色大變。

  后衛都尉府!

  那位殿下手下最狠的狗。

  “為什么抓我?”武顯臉色發白,咬著牙道。

  實際上在看到幾人的一瞬間,他就明白了,可仍然不死心。

  “不是抓你,是抓你們。”當先的男子冷笑一聲。

  幾人臉色蒼白:“大人……”

  男子嗤笑道:“不知道該說你們瞎,還是說你們膽子大,竟然連殿下都不認得,還敢對殿下出手。你們還想活?”

  “殿下……”聽到這兩個字,房間內其他人幾乎站不穩,腿一軟差點兒跌倒在那。

  尤其是謝安,完全癱在那。

  能被稱呼這兩個字的只有兩個人。

  一位是執政王。

  而另一位,便是當今公主。

  終于有人反應過來方才少女那驚奇的目光代表了什么意思。

  自己幾人還真的是眼瞎!

  月色下,一個翠綠的身影從一個房頂落到另外一個房頂,看那動作,像是一個孩子在跳飛機格一樣。

  “厲岱!”齊玉傾突然道。

  “殿下!”

  “我給你找個媳婦吧!你喜歡哪種?”齊玉傾突然回頭道。

  厲岱茫然了半天,猛的搖頭。“殿下在哪,我就在哪,不要其他。殿下若是非要賞賜,可以賞賜幾本劍譜。”

  “你這人真沒勁!”齊玉傾扯了下嘴角,本想逗逗這個機器一樣的手下,對方得反應讓她覺得有些無趣。

  “世界上有趣的東西這么多,你應該多嘗試一下。”

  厲岱沉默不語,對于他這輩子前二十多年來說,劍就是一切。

  對于以后來說,殿下是最重要的,其次便是劍。

  鉛筆小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