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圣武稱尊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蠢蠢欲動的霸天伯父

圣武稱尊 小圓源 3319 2020-09-15 05:27

  

   圣武稱尊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蠢蠢欲動的霸天伯父

  當然,戰天斗地境界下戰天之氣,也會更加積極的運轉,每個呼吸修為的提升也會更快。

  目前,隨著功法進化得到的饋贈被煉化,楚天修為迅猛提升,因為靈肉圖的玄妙,神魂層次也同步提高。

  這是功法進化的天地饋贈。

  或許是修為、層次提高太多的緣故,這次的饋贈遠非先前任何一次所能媲美,楚天隱隱察覺到,如果將這次的饋贈吸收,就算他不能達到因果層次,怕是要差不了太遠。

  浩瀚的天地能量如洪流一般傾斜而下。

  楚天運轉達到第三層的戰天神訣盡數吸收。

  戰天神訣突破后,好處多多,非但圣力再次蛻變,煉化能量的效果也比先前更強。

  雖說外表變得平凡了。

  但他能清晰察覺到,這看似平凡的外表下,蘊含著比先前混沌圣息更加恐怖的本質。

  準確講,是因果佼佼者層面的對峙。

  霸天正在休憩,面前突然浮現出一道虛空鏡面。

  虛空鏡面中出現一道黑暗圣杯。

  黑暗圣杯將先前楚天施展天命第四圖,一劍滅殺那位魔圣,并將黑暗圣杯破碎的影像傳到霸天的感知中。

  雖然是影像,但卻讓霸天宛如親臨。

  楚天這一招中蘊含的威能他能感應的清楚。

  不只是蘊含一絲因果那么簡單,雖然比他還有一些差距,但無疑已是不亞于一般的因果圣者。

  “這是楚天,他怎么會這么強?”

  霸天臉色錯愕。

  他是十分看重楚天,但也就是對小輩的看重。

  充其量覺得對方潛力不錯,有一定的利用價值罷了。

  卻萬萬沒料到,竟是能在這么短時間內提升到接近他的程度。

  “等等。”

  霸天在楚天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他辨認了會,終于想起了,他曾在靜雪身上感受到同樣的味道。

  源自靜雪的神脈。

  “楚天,你變得如此強大,是因為剝奪了我女的神脈嗎?你怎么能做如此過分的事?”

  霸天雙目,倒是沒有露出什么悲傷,嘴角反而勾勒出一抹邪笑:“最有資格繼承小靜神脈的,并不是你,而是我這個最疼愛她的父親啊。”

  “此等神脈,放在你身上真是暴殄天物,我得到神脈,區區乾人龍又算的了什么,待我掌握本源后,魔帝大人之下的天魔圣,也應有我霸天一個席位,墮大人也會對我更加看重。”

  一念至此,霸天便不由渾身燥熱,雙目中露出一抹病態的執念,桀桀一笑,便是消失在此間天地。

  因為之前黑暗圣杯的投影,他和楚天之間已經有了比較淺的因果,雖說不足以讓他瞬間奔赴彼處,卻足以讓他感應清楚其所在。

  楚天閉關時是改變了周圍的天地規則。

  但顯然,這種手段瞞得了別人,是瞞不了霸天這位因果佼佼者層次的存在的。

  霸天便向感應中的方向全速接近。

  就算楚天劍道了得,能媲美因果層次,但他霸天可不是一般的層次,他霸天若親自出馬,此行必定會一帆風順。

  “楚天沒什么,乾人龍卻是很難纏,一定要趕在那個家伙之前剝奪楚天的神脈。”

  “我女的神脈,放在外人身上不合適,放在我這個父王身上才是理所應當。”

  “待我獲得神脈,乾人龍也沒可能是我的對手了。”

  一連串念頭落下,霸天便是破開重重天地,不斷向楚天所在的方向接近。

  與此同時,乾人龍在休憩中睜開眼睛,通過因果感應,他感應到霸天那邊有不好的事要發生。

  但不同于先前,這次的感應模糊無比,似被一層黑暗霧氣屏蔽中,云里霧里,感應的不清楚。

  這黑暗霧氣中,有著與黑暗魔淵如出一轍的力量。

  “黑暗圣杯竟然會干涉這件事。”

  乾人龍大吃一驚。

  他是知道,黑暗圣杯有著這種能力。

  但他更知道,圣杯乃是整個黑暗魔淵的能量源泉,要支撐著整個黑暗魔淵的運轉,要干涉他一個因果圣者,也要付出相當的代價的。

  他敢肯定,對方一定是要能重創大陸陣營的事,否則沒必要瞞著他,根本得不償失。

  因此,他根本不敢放松,因果空間中,他不斷催動因果之力,一點點解開那迷霧。

  他全力而為,解開黑霧的時間并不慢,一旦黑霧解開,地點只要在黑暗魔淵的這一層,他便能瞬間抵達。

  不過,就算這么短的時間,霸天這么一位和他實力相當的人物脫離掌握,對大陸陣營造成的結果也是毀滅性的。

  “不管你是誰,一定要在本王抵達前撐住啊。”

  乾人龍暗自祈禱,因果空間內,迷霧解開的速度更快了。

  楚天閉關之處。

  吸收完戰天神訣進化到第三層的賞賜。

  楚天張開眼來。

  感受著體內更加強大的圣息和圣魂。

  雙目浮動著欣喜之色。

  功法進化的賞賜,和他預料中一樣豐厚。

  現在,他距掌握因果只差最后的臨門一腳。

  就算什么也不做,是依靠功法自身的運轉,再過兩三個月,應該就能真正突破屏障,晉升因果圣者了。

  因為靈肉圖的玄妙,他神魂也處于同一層次。

  “我修為再進一步,劍道威力也會更強,我若全力施展天命第四圖,都有可能挫敗那種較弱的因果大能。”

  楚天大致判斷準自己實力,嘴角露出笑容。

  兩三個月,是正常的修煉狀態,如果堅持每天的狩魔,有諸位魔圣的獻身幫助,晉升速度還會大幅加快,要不了一個月提升都有可能。

  “現在,就算黑暗圣杯,也阻擋不了我,我可以盡情誅殺魔圣了。”

  一念之此,楚天體內達到第三層的戰天之氣便是前所未有的澎湃,其中有著戰天斗地的意志涌動。

  而在這時,他忽然心生兇兆。

  與先前不同的是,這次的兇兆是沖著自己而來。

  他便微閉雙目。

  猶如本能反應一般,他進入了一片宛如虛無的黑暗空間。

  黑暗空間中,別無一物。

  只有兩道光點。

  其中一道光點迅速向他接近。

  另一道光點,則是不斷逼近前者。

  并不是空間距離的接近,而是第二道光點,不斷用因果絲線將第一個光點纏繞,卻受到某種阻礙。

  第一道光點身上,有著黑暗的霧氣籠罩。

  正是黑霧阻礙了后者的因果感知。

  其中有著楚天熟悉的味道。

  正是黑暗圣杯的力量。

  接近楚天的是第一個光點。

  楚天便將所有注意力轉移到第一個光點。

  他全力窺探下,終于窺破了黑暗的霧氣,第一個光點在楚天感應中不斷放大,最終化作一位威嚴、霸道的中年人。

  見到那張熟悉的面孔,楚天不由感到愕然。

  這是…霸天伯父?

  楚天若有所思。

  他在戰天一道上的修行,從玄碎訣開始,到外表與玄碎訣類似的玄滅圣力結束,仿佛一個奇妙的輪回。

  他從若有所思中抬起頭來,只見他的上方風云匯聚,形成極為強大的能量漩渦。

  如果留下來繼續與其糾纏不清,因果加深后,鯤鵬道法能不能擺脫對方就很難說了。

  而在這黑暗魔淵第十七層,乾人龍和霸天時常都在爭斗,不知爭斗了多少次,兩人結下極深的因果,不管任何一方想做不好的事,另外一方都會有所感知,提前中斷。

  長此以往,他們就很難影響到其他人了。

  另外一邊,如往常一樣,投奔天魔圣墮麾下的霸天與乾神族的王乾人龍進行一場勢均力敵的大戰后,各自分開,休憩調整。

  雖然分開,但因為因果感知的存在,他們都無法避開對方的感知,去做一些不好的事。

  因果層次,虛無縹緲。

  “或許,這才是戰天神訣的本來面貌。此功修到如今這個層次,宛如能戰天斗地,覆滅一切,這股圣力,可被稱作玄滅圣力。”

  望著掌心的玄色圣力,楚天心中不由想到。

  內視自我,他體內戰天神訣第二層對應的混沌圣息,也已被盡數轉化成第三層對應的玄滅圣息。

  卻有深淺一說。

  似楚天先前遭遇瘟魔,他雖然被對方主動尋上,但因果不深,是以通過鯤鵬道法就能擺脫。

  這就是所謂的因果大能之間的對峙。

  乾人龍和霸天,正是此間兩大陣營一對對峙的因果大能。

  閱讀圣武稱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