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圣武稱尊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大結局下

圣武稱尊 小圓源 6110 2020-11-15 16:30

  

   圣武稱尊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大結局下

  準確講,是超脫后楚天關于靜雪的記憶,這些記憶是不可缺少的基礎,再經天道重塑后,才能將靜雪的真靈重生。

  超脫之前,同樣的記憶是決然沒用的。

  超脫境,與超脫之前完全是兩個層次。

  天道的力量灌注下,剛才已經出現的那道“神脈”才開始脫胎換骨,變成真正貨真價實的神脈來。

  這般塑造,持續了好久好久。

  終于某天,一道不下于其生前的神脈塑造而成,無盡天地之力充斥下,自然形成一道極為窈窕美麗的倩影,黑裙輕盈的隨風飄舞。

  歷經諸多波折,靜雪終于重生。

  重新來到了這個美麗的世界。

  靜雪睜開了那秋水一般的

  若再度遇到魔帝那種強敵,她豈不少個得力助手。

  雖然這個幾率很低。

  但未雨綢繆嘛,總沒錯的。

  所以,就算幫靜雪塑造神脈,也只是天道受消耗,至于楚天,還是貨真價實的超脫境修為,一點也沒削。

  之所以先前不復活,是因為要復活靜雪,楚天的記憶不可缺少。

  縱然他已步入超脫之境,此時此刻,也是開心的像個孩子一樣。

  天道再度重復道:“現在,該剝奪你的神脈了,再確認一下,你真的愿意為她放棄神脈嗎?如果那樣,或許你會修為盡廢,自此成為一個不能修煉的廢人。”

  這次,楚天沒有絲毫的猶豫,便是欣然點頭:“我愿意!”

  然后,忽然有無數天道之力向他涌來。

  楚天便感到,他體內的神脈一點點被抽離。

  但自始至終,楚天只是咬牙強忍,并沒有絲毫的猶豫和反悔。

  “原來,你真的愿意為了她舍棄一切,如此看來,這楚天倒算是個好人,這等好人做這個世界的守護神,我也可以放心了。”

  天道暗自點頭,開始不遺余力的調動自己的力量,為靜雪塑造神脈。

  至于先前那些,當然都是假象,楚天的神脈從未被剝奪,楚天心思都在復活靜雪上,她的手段又很玄妙,就算是楚天,也是一時不察。

  她才不愿讓楚天修為滑落。

  “回憶?”

  “對,我要先通過你的回憶,施展塑靈神通,將她的真靈還原,然后,將你的神脈歸還于她,以神脈為骨架,施展造物神通,幫她重塑軀體,真靈和軀體兼具,她自然便會重生。”

  天道用著冷漠如機械,卻很好聽的聲音一字字解釋道。

  “好,我這就取出我對她的記憶。”

  然后,楚天便在原本的干凈位置原地盤坐,將腦海中的一幕幕畫面取出來。

  他的修為也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滑落。

  神脈被抽離,就如同凡人被抽筋剝骨一般,有著難以想象的劇痛。

  以楚天的意志,都差點沒暈過去。

  修為滑落,則是任何強者都不愿承受的。

  他神脈似被完全抽離,他修為也滑落到只有練體一段的樣子。

  天道接過記憶,這些美麗的畫面不斷縮小,在她纖纖的指尖形成一顆顆寶石,寶石一顆顆串聯起來,化作一串這世間最美的項鏈。

  “塑靈!”

  宛如言出法隨,在天道話語落下時,那串彩色項鏈便漸漸化作一道真靈。

  憑借超脫境修為,從真靈里,楚天能感受到纖細,絕美,溫柔,善良,卻又不失頑皮聰慧的味道。

  “是小靜的感覺沒錯,她終于快要真正復活了。”楚天再度心花怒放。

  但她知道,以她的立場,根本就沒法勸楚天。

  這讓她感到焦躁,宛如熱鍋上的螞蟻。

  楚天雖然猶豫,卻只是猶豫了一瞬,很快便是暗自慚愧:“楚天啊楚天,枉你還自認喜歡她,這么點要求都有所猶豫。小靜她可是將一切都托付給你,為你而死,在復活她的事上,你還畏畏縮縮,真踏馬不是個男人。”

  一念至此,他便是態度鮮明的點頭:“我愿意!”

  “那好,我們這就開始吧,先將你對她的回憶取出。”天道說。

  還是南海鎮那次,宛如蜻蜓點水般的初吻,她羞澀的離開,滿滿的意外驚喜。

  等等。

  當取出這一幕幕的記憶時,都等同于將這些回憶再經歷一遍。

  因此,當楚天將他所有對靜雪的回憶取出時,不知不覺,他已是淚流滿面了。

  他捧著這些記憶,宛如捧著最最珍貴的珍寶,小心翼翼的將這些珍寶般的記憶遞給天道。

  一幕幕畫面猶如實質般出現在他的面前。

  有靈城中噴泉廣場之前,那驚鴻一瞥的驚艷。

  有學院浮空山小小的院落里,靜雪望著牛嚼牡丹般大吃大嚼的他,嘴角勾勒起恬靜幸福的笑容。

  有新生歷練那座山谷里,靜雪在漫天星光下,當著所有師生的面殘忍拒絕了宋玉,并勇敢的向他表白的情形。

  也有靜雪俏皮的時候,當時她正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對他說她來自明昭國那個國度,還在南海鎮的海邊說或許她上輩子的故鄉就在海邊。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大結局下(第1/3頁)

  “奪去神脈,滑落修為,甚至,滑落到何等境界也是未知數?”

  即便楚天已經做了充分的心理準備,聞言也不由一呆。

  這等代價,對任何一個武者都稱得上巨大。

  楚楚更是芳心著急。

  閱讀圣武稱尊

  楚天三個這邊圓滿了,便在她這邊有所缺失。

  另外,這天下無數個為楚天圣尊著迷的同齡女子,若知道這個內情,怕是不知多少要傷心流淚了。

  同樣是沒辦法的事。

  “那為何…”對靜雪的態度,楚楚有點迷,不由問道。

  她不懂。

  “就只有姐姐你可以,如果是你的話,我完全可以接受,如果是別的女孩,堅決不行。”靜雪解釋道。

  “小靜!”

  楚楚杏眼一下濕潤了,上前輕輕拉住靜雪纖纖玉手,由衷感慨道:“小靜,你人真好,你是怕我傷心才故意這么說的吧,你真是太善良了。”

  說著說著,她竟是真的哭了。

  靜雪幫她擦干珠淚,微笑道:“其實,姐姐你也不用把我想得太好了,我可不是什么爛好人哦。我之所以接受你,并不是遷就你或者他,而是在我心里,你本身就與其他女孩決然不同。”

  “我和她們那里不同?”楚楚好奇的問道。

  “這是個秘密。”

  靜雪卻不說了,兩腮都化作一朵動人的桃花。

  楚楚和楚天互視一眼,都是有些懵。

  他們都不懂。

  但這并不重要。

  只要她能接受就好。

  靜雪美目里,卻仿佛能看到許多過往的畫面。

  她初次注意到楚天,就是被他和姐姐之間的真摯感情打動。

  那些過往的畫面再度浮現而出。

  那時,一天天的,楚楚姐姐帶著楚天在靈城亦或靈武學院周圍,其他幾個類似城鎮的駐扎點游蕩。

  這么多地方,幾乎被逛了個遍。

  價格低廉、卻風味十足的地攤上。

  雅致的酒樓里。

  賣各種服飾的店鋪。

  雜耍者之前的人群里。

  人群的喧囂中。

  銀色的月光下。

  無處不留下他們相依相伴的身影。

  卻是不

  再多,他豈不成種馬了嗎?

  他是個有節操的好男人,堅決不做種馬。

  可憐晨星對楚天的戀情,尚未開始,便已是胎死腹中。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就這么簡單?”楚天目瞪口呆。

  小靜莫不是氣瘋了吧。

  “那我該怎么辦?一哭二鬧三上吊,還是自己離開出走?”

  靜雪俏皮的一笑,纖纖玉手挽住楚天胳膊:“我才不會離開,就算你趕我走,我也絕不會離開,我這一生,賴定你們兩個了。”

  她美目掃視兩人,尖俏的下巴微揚,一副吃定兩人的樣子。

  就先挨了一下。

  他看看靜雪,又看看楚楚。

  似乎能夠感到隱隱的殺氣。

  還是算了。

  反正,有她們兩個相伴,已經很夠了,不需要更多了。

  很快,他們就都淚流滿面了。

  楚楚卻有些忐忑。

  對方到底能不能接受她呢?

  天道俏臉有些發虛。

  猶如大病一般。

  “小靜,原來你這么想的開,這樣我就放心了。我有點好奇哈,如果以后小天他再找了別的相好的…”楚楚試探的問道。

  但只是問了一半,靜雪便將美目一瞪:“他敢!”

  說話時,她甚至用纖纖的指尖不輕不重的掐了楚天一下。

  楚天有些委屈。

  他還沒開始找呢。

  楚天坦白了一切,一臉羞愧,宛如做錯事的小學生害怕任課老師責罰一般。

  楚楚忐忑的說:“靜雪妹妹,你不要怪小天啊,這都是我的錯,如果你不愿意和我一起生活,那我就離開,并祝福你們。”

  由于緊張,她聲音都是有些顫抖。

  “不用這樣,我愿意啊!”

  并沒有讓他們擔憂多久,靜雪便是干脆利落的輕點螓首答應道。

  可死人是不會做夢的呀!

  莫非…

  “天哥,姐姐。”

  她遲疑的叫了一聲,便被楚天一擁而上,擁入懷中。

  一滴滴珠淚拋灑而下。

  這…真不是人干的事啊。

  如果不是她乃整座圣武位面的真靈,經過無數年的孕育和成長,底蘊還算深厚,可經不起這般折騰。

  “這種事,以后還是別來了,如果以后再有外敵,那可是楚天你這主司戰斗的守護者的事了。”

  天道看了和靜雪緊密相擁的楚天一眼,體貼的沒有打擾小兩口的重逢,在誰也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悄悄的離開。

  一番長長的擁抱后,楚天雖然著實忐忑,但看了更加忐忑的楚楚一眼,便是將牙一咬,心一橫,以委婉的語言,向靜雪坦白了那件事。

  剛與魔帝進行了萬年博弈。

  又創造光明神山,圣源界這種福地。

  助無數人突破。

  剛剛復蘇沒多久。

  又創造這種消耗巨大,她創造一個就絕不想創造第二個的神脈。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大結局下(第2/3頁)

  美眸,楚天和楚楚的影子倒影其中,美眸中有著茫然。

  她沒記錯的話,她應該已經隕落了才對。

  怎么還能看到天哥的樣子。

  難道是做夢?

  閱讀圣武稱尊

  在場的諸多強者,龍神鳳祖,老麒麟王,姬元等等,以及楚家族人,小伙伴們,林無雙、云昭等舊友,霍朝強這樣的老大哥都是感慨,曾幾何時的青澀少年,不知不覺已是成長到轟動世界的地步了啊。

  楚云,菲菲含笑互視一眼。

  曾幾何時,他們也久經別離之苦。

  可現在兒子成為天下第一人,他們也倍受尊崇,甚至那些強大都對他們夫妻二人禮敬有加,回想一下,也覺恍如隔世。

  洞房花燭夜。

  二女雖然羞澀,但都不愿領先對方,因此只能三個人一起。

  自然是舒服到不行。

  讓楚天品嘗到人間極樂。

  楚楚靜雪似有一種奇妙的緣分,很快就熟悉起來,情如姐妹。

  因為這種幸福的關系,他們便習慣性的做什么都三個人一起,讓楚天無數次的品嘗到的人間極樂。

  哦,舒服的不要不要的。

  正如先前所說,星空浩大,無論是齊天穿越,還是天外魔族降世,其實都是非常偶然的意外。

  因此,在接下來無限接近永遠的時間里,有楚天圣尊坐鎮的圣武大陸便是保持著和平。

  楚天、靜雪、楚楚這對戀人,便是如許多美好的童話故事里的結尾一般,永遠幸福快樂的生活著。

  (本章完)

  婚禮極其盛大。

  因為楚天先前拯救了世界,非但人類各方強者,就連妖族強者也紛紛都有出場。

  該出場的人自然都在,頂尖強者之中,乾人龍是老丈人不用說了,坤神族族長姬元也有出場。

  妖族里,靈妖族是菲菲娘家不用說,龍神、鳳祖駕臨,神猿族的悟天長老,老麒麟王,幸存下來更上一層樓的老牌頂尖妖族,新崛起的勢力,其頭面人物都是一個不拉,統統到場。

  楚天圣尊的婚禮,誰敢不賣幾分面子?

  一番傷感罷,宋菁菁卻又深深的為宋玉感到驕傲和自豪。

  如今世人都只知楚天圣尊拯救了世界。

  可她宋菁菁卻固執的認為,那天決戰,最要緊的關頭,如果不是她弟弟宋玉舍身第一個沖向魔帝,恐怕就沒有后來楚天的突破。

  因此,在她看來,宋玉也算是拯救了這個世界的男人。

  她這個姐姐,為這一生擁有這么勇敢無畏的弟弟感到深深的驕傲。

  “以后我遇見別人,就可以說楚天圣尊從小吃的菜都是我小月做的,而且,婚宴佳肴也是我小月親自操辦的,哼哼。”

  在做菜的間隙,小月不無得意的想到。

  旋即又想起過往的一幕幕。

  曾幾何時,楚天圣尊還只是個青澀少年,不知不覺,已然成長到如今轟動世界的地步。

  作為他的身邊人,她深深的感到驕傲。

  重逢的欣喜之后,楚天頭腦冷卻下來,才想起一個問題。

  為什么他的修為還在啊,還是超脫境修為,絲毫沒有削弱,體內神脈也很完整。

  他不放心的檢查了下靜雪。

  靜雪的神脈也在,與生前并無不同,修為也沒有削弱。

  他便是找上天道,問清了一切。

  此后不久,一場圣武大陸有史以來空前盛大的婚禮舉辦。

  楚天圣尊,迎娶乾神族小公主楚楚,原輪回神族神女靜雪。

  婚宴在圣尊洞天,主城圣尊城(云城)最大的飄香酒家舉辦。

  飄香酒家此時已然享有盛名的主廚小月親自出手,烹飪楚天座的主桌上的美味佳肴。

  其麾下其他廚師也有出手,但主座上的飯菜一定是她親手烹飪的。

  有時候,強大也是一種原罪。

  楚天將靜雪復活的這天夜里,廣寒宮內,宋菁菁卻夢見了她的弟弟宋玉,生前一幕幕在她芳心中浮現。

  她哭著醒來。

  翌日韓璐璐見她心情郁悶,便是發問。

  說到宋玉,二女都是傷感。

  一念至此,靜雪嘴角便是露出一抹白蓮般的笑容。

  恬靜,幸福,滿足,而絕美。

  她對楚天的感情,事實上是因為楚楚和楚天之間的親密羈絆而生,此時又因為這個,輕易就接納了在她心里,與其他女生絕然不同的楚楚。

  似乎形成一個完美的圓。

  宛如天道自有輪回。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

  當一位存在強大到天道這種地步時,很難不引起旁人的猜測和質疑。

  就如同當年獲得強大實力的靜雪遭到猜疑。

  天道自然也會受到猜疑。

  就算不是楚天,換做這世間任何一個人,心里也會不無猜疑的。

  見到天道小姐姐虛弱的模樣,蒼白的俏臉,他不禁由衷感激。

  先前,他曾疑心天道是個決心叵測的家伙。

  但通過這次,以及先前庇護各族的舉動,讓他明白了,天道小姐姐這個人或許很有深度,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好人。

  他之前真是有些想多了。

  不由暗暗自責。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大結局下(第3/3頁)

  知,一對美麗的眼眸始終神往的凝視著他們,追隨著他們。

  美眸里的霧靄漸漸散去,一點點露出光亮來。

  那時她就在想,如果能夠加入他們,和他們一起生活,那該有多好啊。

  現在,他們終于能夠一起,幸福的生活著了呢。

  閱讀圣武稱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