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奇幻 天啟預報

第八百七十七章 神們自己(上)

天啟預報 風月 3787 2020-11-18 03:22

  

   天啟預報第八百七十七章 神們自己(上)

  半個小時前,赫利俄斯的另一端,宛如光芒交織而成的飄渺巨塔和血色的骨塔遙遙相對。

  恰如神明與惡魔之間的戰爭和對決那樣。

  邋遢的男人依靠在自己的椅子上,仰頭痛飲著美酒,作為普布留斯的分裂體之一,代表著大宗師靈魂的存在。

  而就在他的對面,則是神情平靜的赫笛。

  并沒有劍拔弩張。

  彼此之間毫無殺意。

  “速度真快啊,赫笛,看來那群三流貨色倒也不是一無是處。”

  喝酒的煉金術師如此輕描淡寫的評價著往昔的同僚們,居高臨下,可是卻又毫無嘲弄和傲慢。

  只是平靜的述說真相。

  甚至就連赫笛身旁那些半透明的魂靈們都沒有任何異議。

  玩弄唇舌之輩注定無緣煉金術的真髓,走到這種程度的煉金術師們誰還不清楚自己的極限在哪里呢?

  對于高高在上的大宗師而言,和垃圾無異。

  沒道理因為他說了實話就大動肝火。

  死都死了。

  憑借他們的能力,集合了所有的智慧之后,所能抵達的就是這樣的極限——在哈迪斯的神殿支撐之下,艱難的干涉了神前對決的秘儀運轉,勉強的將赫笛和普布留斯之間的對決提前了十輪。

  這還是在普布留斯的主動配合之下。

  “耐心點,普布留斯。”赫笛說:“想要成事,總需要一些時間。”

  伴隨著他的話語,高塔之下的大門轟然洞開。

  血水奔涌之中,一個渾身籠罩在華麗金飾之下的身影緩緩走出,腰間挎著兩柄彎曲的鐮刃,猩紅的眼瞳瞥著眼前的對手。

  在戰場的另一端,沉默的魁梧巨人。

  海格力斯。

  金鐵交錯的聲音驟然迸發,火花從虛空中躍出,瞬息間高亢的鋼鐵嘶鳴擴散。

  伽拉的手中不知何時已經拔出了一柄鐮刃,而海格力斯依舊紋絲不動,只是沉默的看著向自己挑釁的對手。

  無聲的,鐮刃上浮現出了一道缺口,令伽羅的眼神陰沉了起來。

  收起了武器。

  只是不快的啐了一口,“神造的二流貨色,實在不中用。”

  不知究竟是在說自己的這把武器,還是對面的對手。

  哪怕是已經提前得到了赫笛的警告,但他依舊不顧禁忌,向敵人發起挑釁,結果卻無功而返,這令沉醉于殺戮和血腥之中的死亡追隨者分外的不快。

  不能酣暢淋漓的進行一場廝殺。

  實在是不過癮。

  煉金術師這種東西,呵……

  沉默里,他緩緩讓開了位置,露出背后的黑暗。

  在那一片黑暗中,無數怪物的拱衛之下,蒙著黑色面紗的少女靜靜的佇立,悄無聲息的等待。

  伽羅勾了勾手指,示意那徒有軀殼的傀儡上前,然后扯著她的胳膊,走上前來。

  將她推到了場中央。

  “搞快點。”伽拉煩躁的向著對面催促。

  海格力斯抬頭,看了一眼上方,得到了普布留斯的揮手示意之后,便從地上起身,慢條斯理的摘下了身上的武器和盾牌丟在了原地。

  只留下了一個黑色的盒子。

  一步步的,走上前來。

  那盒子之中所隱藏的詭異氣息是如此的濃郁。

  哪怕只是存在,就令四周的景象產生了扭曲,黑暗蠕動著,盤繞在上面,化作一層隨風飄蕩的霧氣。

  黑暗之霧里傳來了幻聽一般的笑聲和哭泣。

  充斥著和世間一切災厄和混亂的氣息。

  伽拉的眼角跳了一下,似乎認出了這是什么東西,不快的避讓了一步,然后又一步,捏著鼻子,無法忍受眾神遺留在上面的‘惡臭’。

  就這樣,海格力斯步步上前,將那小小的匣子,放進了潘多拉的手中。

  瞬間,一切異象都消散了。

  好像剛剛的都是幻覺,不曾存在過。

  可捧著盒子的少女卻分明變得鮮活起來,像是具備了那么一絲一縷的生氣。

  明明只不過是煉金術師所締造出的人造人,附著了神跡刻印的空殼而已,可是此刻黑色面紗之下的眼眸流轉時,便煥發出了不可思議的神采。

  如此誘人。

  “打開吧,潘多拉。”

  赫笛的眼眸低垂,眼眸中浮現狂熱的光芒:“向關注這此處的眾神,獻上這一份獨一無二的祭禮。”

  他說:“這就是你的命運——”

  那一瞬間,在煉金術式的命令和操控之下,由大宗師普布留斯和赫利俄斯首席赫笛所打造的兩道截然不同的神跡刻印融合為一!

  那名為潘多拉的人形遺物和名為災難的盒子結合為一體,形成了逆轉大勢、顛覆一切規則的恐怖狂潮。

  面紗之下,驟然有刺耳的尖叫聲響起。

  像是夭折的孩子和臨盆的婦人,包含著苦痛和絕望,如有實質的蹂躪著每一寸耳膜,令海格力斯為止步步后退,難以抵御那聲音中如此濃郁的靈魂之毒!

  名為‘希望’的毒!

  此刻,兩行血淚從潘多拉的雙眸之上蜿蜒而下,而在她的雙手之中,那漆黑的盒子寸寸裂解。

  封存在黑暗中的禁忌噴薄而出。

  那不是災厄,也不是恐怖,而是一縷純凈的金色光芒。

  如此璀璨,如此輝煌,簡直仿佛極盡了世間一切美好,令人向往,只是看著,就令人想要奮不顧身的上前,難以克制自己的貪婪。

  想要獲取,想要得到。

  那是一顆宛如黃金所雕琢而成的蘋果!

  此刻,伴隨著潘多拉的動作,恐怖的火焰從她的身上升起,無孔不入的焚燒著她的每一寸軀殼和血肉,可是她卻好像感受不到痛楚那樣。

  自燃燒的黑紗之后,浮現出誕生以來的第一縷笑容。

  如此的愉快,又是如此的惡毒。

  ——向著那高高在上的主宰者們,發起復仇!

  她終于發出了聲音,輕柔的聲音回蕩在赫利俄斯之上,響徹了每一寸的空間,回蕩在了每一個神殿里,重新上演出了那曾經引發神人動亂的序幕!

  “謹以此微薄的供奉,獻給最美的女神——”

  那一瞬間,潘多拉徹底燃燒殆盡。

  取而代之的是金蘋果所散發出的恐怖烈光,沖天而起,將一切秘儀撕裂,籠罩了整個赫利俄斯。

  所引發的,乃是令神前對決都徹底顛覆的暴亂!

  曾經眾神之間的愛恨和怨憎再度上演。

  無數迷霧高墻轟然消散,而所有神殿中的鐘聲再度奏響。原本奧林匹斯之上那些和諧相處的神明象征在此刻驟然變得疏離又冷酷。

  平衡,被打破了。

  在曾經的詛咒之下!

  赫拉、赫斯提亞、德墨忒爾、雅典娜、阿芙洛狄忒、阿爾忒彌斯、帕爾賽弗涅、赫卡忒……甚至美惠三女神、九位繆斯乃至曾經奧林匹斯所有的女神,都在這金蘋果的誘惑之下引發的本能的暴亂。

  彼此攻伐、互相排斥,絞盡心機,只為獨占著毫無意義的璀璨光芒。

  這便是存留在歷史之上,甚至早已經在宿命中所注定的災難,引發了席卷整個地中海世界龐大戰亂的導火索。

  相隔百年之后,與茫茫太空之中重新上演!

  漫長的籌劃和醞釀之后,大宗師普布留斯終于向著入侵者們發起了反擊——瞬息間,神前對決,不攻自破!

  “那么,于此向神明再度發出挑戰吧——”

  光芒之塔中,運行在烈光中的神之雛形抬起眼眸,沉聲低語:“就像是百年之前那樣……就像是二百年前那樣!”

  經歷了無數次失敗和挫敗,度過了漫長的囚禁和折磨,遭受了無窮的屈辱和茍且之后,再度的,向高不可攀的境界,發起沖擊!

  這便是數百年來無數煉金術師們所傳承的宿命和夢想。

  “終有一日,我將掌握真理,凌駕于神明之上……”

  此時此刻,伴隨著他的話語,血色的大手撕裂了神前對決的秘儀,向著天穹之上的日輪,再度伸出了手掌。

  而所有的對決盡數停止了。

  參與者們茫然的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只看到場中的血色蜿蜒著,向著光芒的巨塔匯聚而去。

  其中,也包括不知不覺恢復了人形的槐詩。

  “媽呀,彤姬,出來看上帝!”

  可彤姬并沒有去看。

  不知何時,她已經消失無蹤。

  就好像落入了另一個突如其來的夢境一樣。

  她沒有反抗,而是順應了那一份意志的呼喚,穿過了古老的舊時光,來到了金碧輝煌的殿堂之上。

  當她再度抬起眼眸的時候,就已經坐在了長桌的正中央,好像一場歡暢宴會上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令原本的歡笑和愉快蕩然無存。

  “哎呦,別來無恙啊,各位。”

  彤姬抬起眼瞳,環顧著那些模糊的身影,最后,看向了最上首那個最為清晰的老人,微笑:“大家還好么?”

  此刻,那須發皆白的魁梧老人端著酒杯,滿不在意的仰頭,一飲而盡。

  “都是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淘汰貨色了,還有什么好和不好呢?”

  曾經名為‘宙斯’的殘留之物淡然的放下了酒杯,“倒是看到曾經的仇敵依舊活蹦亂跳的在我們墳墓前面起舞,更令人百味陳雜一些。”

  “真是的,人都死了,怎么還不能大度一些呢?”彤姬無所謂的擺了擺手,看向四周:“不給我個杯子么?好冷漠哦。”

  “這是奧林匹斯的宴會,可不歡迎外來者。”

  “沒關系,我自帶了。”

  彤姬翻手,一個印著粉紅色小豬頭的茶杯就出現了,得意的晃了一圈:“我的契約者給我買的,羨慕嗎?”

  瞬息間,周圍那些模糊輪廓的目光就變得古怪起來。

  像是見了鬼一樣。

  契約者?

  你認真的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