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游戲 带着面板重生日本

第三百一十三章 没错,就是我

带着面板重生日本 烧吻之后 9943 2021-02-23 04:39

  

  哼,花心鬼!”

北川雪乃抽了抽小手,发现原野真吾握的很紧,本来也就是象征性的挣扎一下,既然抽不动也就随着他了。

“我怎么就花心鬼了。”

原野真吾一脸的错愕,他心想:平时雪乃吐槽自己是流氓加坏蛋那也就认了,但花心鬼我可不认。我就爱酱和雪乃两个女友,凭什么说我是花心鬼?

在这个世界上最琢磨不透的就是人的心思是怎么样的。

世界上也没有觉对的好男人和坏男人之分,花心是男人的本性,要想让男人不花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如何让男人的花心为自己所用。

把男人的这种花心严格自律和他律在婚姻的围城之内倒是需要不断探索的问题,这也是女人总是会担心自己的老公会不会背着自己偷腥,而这种事情自己总是在被传的沸沸扬扬之后在自己才知道。

老公晚回家以后,你可以感觉到他总是在观颜察色,顺着老婆意愿的事情明显增加,而且会超乎异常的敏感于老婆对自己的态度变化和说话语气。

敏感于老婆对自己情感上的互动。毕竟是做贼者必然心虚,存有对不起老婆的忐忑心理也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花心和玩劈腿的人通常在别人面前或在家里很少谈及婚外情或“小三”等非正常的性话题,即便是别人在谈论某位老兄的劈腿事情时。

花心男基本上也是不参与的,从表面上看这种人更像是正人君子,更像是老实巴交的人,但仔细观察则可发现其表演往往有点过。

回家后总是把手机小心翼翼地放在自己身边,而且,无论是来电铃声还是短消息的提示音,他都会第一时间拿起独自察看,回复短消息也是悄然进行。

有时电话铃响以后不会当着老婆面马上接听,而是走到老婆听不到说话的地方,并且是压低嗓音接听电话。

正常使用的手机在通话记录栏内,大多呼出号码和已接来电都会满格记录,一旦老公的通话记录里经常出现记录不完整的情况。

你大可怀疑老公是否在回家以前已经对来电和呼出号码进行了删除,通常只有删除才会出现不完整记录的情况,为的是在他的手机里确保不留下花心记录。

同样道理,在回家之前,花心老公或许已将所有的短信记录进行了全面清理,把可能引起老婆怀疑的短信全部删除了,这种明显的英雄气短行为足以说明删除销毁手机短信的动机是什么?

通常老婆借用老公手机使用时,劈腿和花心老公会想方设法断然拒绝,实在无法拒绝的时候,他会监视着你使用电话,即便如此,在老婆借用电话时仍会让他坐立不安和惶恐不安,一旦发现有查阅手机记录的迹象,立马会抢夺手机。

平时不太做家务的老公突然体贴入微起老婆来了,又是帮助做家务又是帮助带孩子,这种反常举动表明了他的内疚,想通过帮助做家务的方式让自己的心灵得到些许的安慰。

近段时间总发现老公会不得不去做一些设想或计划以外的事情,尤其是在接到电话号码簿中未记载的陌生电话后,在家里也不管手上做得是不是很重要的事情,都会毅然放下并找出各种借口出去。

当有美女出现在老公视线里的时候,你可以注意到他有细微的眼角和视线移动,你会感到他那种很努力压制自己花心并避免出现陶醉欣赏的神态,或者是眼光久久游离跟踪着美女的移动。

当遇到一位过去老公很熟悉的异性朋友时,那位女人在你的面前显得很热情很大方,而老公却局促不安或表现出超乎异常的冷淡,说明了“小三”的突然出现让他非常不安,而“小三”则会下意识地想在你的面前表现亲热。

平时不修边幅的老公突然注重起自己的仪表来,无论是发型还是衣着,无论是皮鞋仪态,都比平时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回家后身上还会出现一种莫名其妙的香水味。

综上所述,我一点也不花心,这是雪乃在诋毁我的清誉,所以我要惩罚她。这样想着,原野真吾直接把可爱的雪乃的拦腰抱起。

“干什么啊!喂,喂,喂!你不要太过分啊!”

刚刚被自己可恶的男友折腾了好一会,北川雪乃还软着呢,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干什么?我要干什么你不知道吗?”

迈向浴室的步子顿了顿,原野真吾好笑的看着雪乃踢着小腿,无谓的挣扎着。

“不行,不行!我真的没有衣服换的,一会我可怎么回去!”

娇俏的脸颊上满是红晕,北川雪乃自然是明白自己可恶的男友想要做什么好事。

“今晚你还想着回去啊?”原野真吾笑的开心,嗯,不如说是笑的可恶外加肆无忌惮。“我告诉你,你今晚要留下来好好提升提升你作为妻子的自我修养。”

“呸!谁要留下来提升作为妻子的自我修养!你想的美!”

每次就想着怎么欺负我,折腾我!北川雪乃心里愤愤不平,她伸出手一阵的张牙舞爪在原野真吾的脸上揉来揉去。

“等一下!”眼见着即将步入浴室,北川雪乃也顾不得其它的了,她赶紧喊停了原野真吾。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停下脚步,站在浴室门前,原野真吾准备给自己的小女友雪乃最后一个挣扎的机会。毕竟作为猎食者总是要享受一下猎物徒劳挣扎的乐趣嘛。

“其实,我和爱酱已经约定好了,今晚谁也不下来找你的,你看今晚要是我留在你这儿了,那岂不是就失信于人了,爱酱该可劲的笑话我了。”

“啊?你和爱酱为什么要约定这种事?”

听完雪乃说的话,原野真吾愣了一下。他心想,自己的这两个小女友不是应该商量着怎么轮换着下来陪自己吗?她们怎么会约定都不下来呢?

“就是,就是因为厨房里的那个误会嘛…………所以我就和爱酱说了,今晚谁也不许偷跑下来找你,让你独守空房算是给你的一个小小的教训。”

见原野真吾满脸的疑惑,北川雪乃开口解释了一下。

“所以情况就是这样了,今晚我要回二楼和爱酱一起睡,你就老实一点吧。”

有意思,这可太有意思了。雪乃现在竟然会联合爱酱制裁自己了,要不是她今晚落了单被自己逮着了,自己今晚还真说不定就要独守空房了。罪加一等!这必须罪加一等啊!

“好了,理由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快放下来吧,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洗洗睡吧。”

话音刚落,北川雪乃便注意到搂在自己腰间和肩膀上的手并没有松开反而又加重了一分力气。抬起头她刚刚想再说两句,就看到了自己的男友笑的格外灿烂。

“雪乃啊。”原野真吾轻轻喊了一声她的名字。“我告诉你,你今晚死定了!”

“哎?等等!等等!我们再商量商量!桥豆麻呆!我们再好好沟通一下!”

可惜,浴室的门还是毫不留情的关上了,房间的门终究没有再打开。

…………………………

夜半,原野真吾有些口渴,眯着眼睛摸索了一下,窗前的台灯便亮了起来。捧着一杯水,他坐在窗前,一边喝水,一边看着窗外。

风已经不是很猛烈了,只是雨下的却越发的大了,看样子明天就要返航回家,不然被困在小岛上可就不好玩了。

“真,真吾?”

揉了揉了眼睛,北川雪乃艰难的坐了起来,片刻后她意识到了什么,拉了拉身前薄毯。

“抱歉,吵到你了。”

喝了一口水又把杯子放回桌子上,原野真吾起身坐在了床边,歉意的摸了摸着雪乃长长的秀发。

“才三点多,你怎么就起来了?”

看了眼闹钟,北川雪乃闭上眼睛,小小的打着哈欠。

“口渴了,想喝口水,没想到把你吵醒了。”

关上灯,原野真吾钻进薄毯里面,雪乃立刻像猫儿一样缩成了一团,靠在他的怀里。

“看样子我们明天就得回去了。”

感受到雪乃开始在自己的胸口画圈圈,原野真吾好笑的吻了吻她的秀发。

“明天啊?”

北川雪乃有些不舍的感觉。

“没办法,天公不作美,刚才我看雨下的已经很大了,天气会越来越不好,早点回去安全一些。”

“嗯,我知道了。”

轻轻的应了一声,北川雪乃从薄毯冒出脑袋来。

“真吾,我们睡吧,我好困哦。”

“那就睡吧,晚安。”

“嗯呀,晚安。”

蹭了蹭原野真吾的脸颊,北川雪乃很快便甜甜的睡了过去。

而原野真吾则是看了一眼雪乃的睡颜,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伸出右手,拿到手机,点开闹钟,关闭闹钟,一气呵成。雪乃还想着明天早起溜回二楼去?虽说是为了爱酱不笑话她,可是女孩子怎么能睡眠不足呢?这样对皮肤多不好,作为她贴心的男友,当然是要帮她把闹钟关了啊。

OK,这样就好了,做完这一切,原野真吾搂紧雪乃,放心的睡了。

“咚咚咚。”

正睡得迷糊,一阵敲门声让原野真吾醒了过来。

窗外的风声依旧没有停止,雨水已经成线一样顺着玻璃流淌下来。这样阴沉的天气里最适合缩在被窝里睡懒觉了,特别是怀里还有一个可爱的姑娘紧紧的黏着你,真的是一万个不想起床。

“真吾,真吾?你醒了吗?”

还有些迷糊着呢,原野真吾听到了爱酱的声音传了过来。

“嗯,醒了。”

勉强睁开眼睛,原野真吾点开手机屏幕,现在已经快要七点半了,估计爱酱是早就起来了。

“过会就要吃早餐了,你醒了就去洗漱下吧。”

福原爱的声音轻轻的,估计是怕声音大了吵到了别人,顿了顿她又说道。

“对了,雪乃应该是睡在你这里吧,我把她的睡裙拿来了,你出来拿一下吧。”

“嗯,来了。”

轻轻的应了一声,原野真吾小心翼翼的抽出被雪乃枕着的右手,她还睡的香甜,还是不要吵醒她好了。

捡起昨晚扔了一地的衣服,原野真吾穿上了自己的睡衣,拿着雪乃的便服开了门。因为外边下着大雨天空一片阴沉的关系,客厅里开着几栈小灯,暖色的灯光下,福原爱穿着一身单薄的睡裙俏生生的站在原野真吾面前。

“你起的这么早啊,辛苦你了。”

回家的这么多天,一直都是爱酱早起准备早餐,原野真吾有些心疼她。

“还好啦,在家也是我和雪乃轮流起床准备早餐的,习惯了。”

把手上的睡裙交给自己的男友,发现他又递过来一套便装,福原爱有些疑惑。

“这是雪乃的便装?她今天不穿了?”

“啊…………嗯,她昨晚喝水时不小心弄湿了,还是拿去洗一洗好了。”

衣服自然不可能是喝水时不小心弄湿的,原因无它就是昨晚大浴缸里放满了温水之后,原野真吾直接把怀里可口的小羊羔雪乃丢了进去。

“是吗?”

抖了抖衣服,发现衣服湿漉漉的一片,福原爱有些怀疑。她心想,就算是喝水不小心弄湿了也不至于全部都湿了啊?倒像是泡在了水里那样。

等等?雪乃的便服在我手里,那她现在岂不是?

女人啊,总归是好奇心满满的,优秀的太太爱酱也不例外,她没忍住侧着头往房间里面看去。

柔软的大床上自己的好姐妹雪乃依旧闭着眼睛熟睡着,不过薄毯没有盖的太严实,露出了一截白嫩的肩头。

“看什么呢?”

注意到爱酱的动作,原野真吾有些好笑的轻轻搂住她。

“你呀,就会变着法儿欺负雪乃,昨晚我记得她找我说过,让我和她都不下来找你,结果你还是把她骗过来了。”

“不是你让我好好哄她的吗?我这可是充分贯彻原野太太交给我的任务啊。”

“我的确是让你好好哄她,可也没让你欺负她啊,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被喊了声北辰太太,福原爱小脸上升起朵朵红云,虽然心里软软的,但是一码归一码,自己可恶的男友这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假借哄人之名实则在行…………在行实在不好说之事。

“哦?我做了什么好事?”

搂紧爱酱的纤腰原野真吾笑的开心。

“哼。”

俏脸上像是烧着了一样,福原爱轻轻哼了一声低下头不去看原野真吾脸上戏谑的表情。

“我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啊?”

原野真吾捏着爱酱白嫩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各种意义上来说爱酱都比雪乃更好欺负,虽说她逆来顺受的性格让人心疼,但也格外好欺负,这含羞带涩的娇俏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一些。

“啧啧啧,小爱酱你倒是说啊,我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呢?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呸,你做了什么好事,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抬手轻轻拍开自己男友的手,福原爱赏了他一记白眼。

“好了,好了,不要闹了,我先上楼喊姐姐起床,你去把雪乃喊起来吧。”

自己可恶的男友实在是太不老实了,福原爱赶紧拉住他的手说道。

“嗯,那你去吧。”

顿了顿,原野真吾想了一下,“对了,一会你把我们的换洗衣服都收拾一下吧,估计今天我们就回去了。”

“嗯,我知道了。”

看了看外面阴沉的雨幕,福原爱对于今天就要回家的事并不意外。

一直等到爱酱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原野真吾这才关上自己的房门,坐在床边。

“雪乃,雪乃?”

揉了揉雪乃的脸颊,原野真吾轻声的喊了两声。

“嗯?”

揉了揉眼睛,北川雪乃悠悠的醒了过来。

“真吾,你缓了一会北川雪乃注意到原野真吾已经穿好了睡衣坐在了床前,不免有些疑惑。她心想,我不是订了个5点的闹钟吗?怎么是秀一喊我起床的?难道他起的这么早?不到5点就起了。

可怜的北川雪乃还不知道自己订的闹钟又被某个无良的人给关了,甚至她的好姐妹爱酱还站在门前好好的打量了一会。

“马上就要吃早饭了,我可不得起床嘛,这是你的睡衣,爱酱已经给你拿来了,你也快起床洗漱洗漱吧。”

“哦,都要吃早饭了啊?”

刚醒过来,北川雪乃还有些懵懵的,没有太搞清楚状况。

“我先去洗漱了,你穿衣服吧。”

强忍着笑意,原野真吾头也不回的进了洗漱间里。欺负可爱的少女很好玩吗?没错!欺负可爱的少女太棒了!

洗漱完毕,哼着欢快的小曲,原野真吾照了照镜子,从刚开始穿越过来被镜中的陌生的自己吓了一大跳,但现在已经完完全全适应了,人生啊真是神奇。

“原野真吾!你快给我出来!你真是气死我了!”

还在感慨着呢,洗漱间外北川雪乃的声音传了进来。

雪乃终于发现了?原野真吾打开门看着气鼓鼓的雪乃没忍住就笑出声了。

“我的闹钟是不是又被你关上了!”

睡衣已经换好了,北川雪乃上去就掐了掐原野真吾的脸颊。

“对,就是我,你能怎么办吧。”

然而原野真吾一点儿也不怕张牙舞爪的雪乃,一副无赖的嘴脸让北川雪乃恨得牙痒痒。

对于无赖,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北川雪乃已经深谙这个道理了,于是她直接张开口,一口就上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